講道重溫

2018年11月4日 循規踰矩(來9:11-14)
李婉鈴傳道

希伯來書的寫作對象是猶太裔的基督徒,因羅馬帝國的迫害而漸漸信心動搖,傾向重返猶太教,以免受苦。作者針對這個危機,對讀者說明耶穌是上帝所立超越一切的基督,福音是完備的救恩,勸勉信徒不要離棄真理,憑信心堅持到底。

基督已經來到,經過不是人手所造、也不屬於這世界的帳幕。(來9:11)這人手所造的帳幕就是會幕,是子民離開埃及之後按上帝吩咐而建造的。上帝拯救以色列人離開埃及的目的,是要子民事奉上帝(出3:12);向耶和華上帝獻祭(出3:18);向耶和華守節(出5:1)。上帝以大能施行神蹟奇事是要叫埃及人(出7:5)、以色列人(出10:2)、並全地(出9:16)都知道耶和華上帝的名。上帝在西奈山與百姓立約,為要以色列民作屬上帝的子民、作祭司的國度、為神聖的國民(出19:5-6)。而以血為憑據所立的約書(出24:7-8)就是上帝藉摩西吩咐的十誡和典章,讓子民可以遵行。守誡命不是拯救的條件,而是讓百姓成為聖潔的子民,因為上帝是神聖的。(利11:44)

今日經課其餘的經文都是有關上帝的誡命。申命記6:4 的「示瑪」:「以色列啊,你要聽!耶和華—我們的上帝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上帝。」「示瑪」就是聽的意思,上帝要求祂的子民百姓聽從祂的話,以「最大的愛」回應。直到今日的猶太人,不但以「示瑪」作為誡命的總綱,並且按照「示瑪」中的吩咐,將「示瑪」製作為「經文匣」,戴在額上;「示瑪」亦會安放在屋的門框上,就如今日基督徒家庭,會放上「基督是我家之主」。
在馬可福音的經文,文士問耶穌:「誡命中哪一條是第一呢?」(可12:28-34)耶穌立即以「示瑪」回應,並且加上「愛鄰如己」(利19:18)作為「愛上帝」的補充。我們留心文士回答:「好,老師,你說得對,上帝是一位,除了他以外,再沒有別的了;並且盡心、盡智、盡力愛他,又愛鄰如己,要比一切燔祭和祭祀好得多。」(可12:32-33)。文士特別強調:「要比一切燔祭和祭祀好得多」,是指向猶太人整個聖殿獻祭傳統。昔日,猶太人是以「聖殿獻祭」作為「愛上帝」的具體表現。最大的誡命就是愛上帝與愛鄰舍。而耶穌對文士的回應是:「你離上帝的國不遠了。」(可12:34),究竟要進到上帝的國還欠甚麽呢?

耶和華吩咐亞倫說:「你和你兒子進會幕的時候,清酒烈酒都不可喝,免得你們死亡,這要作你們世世代代永遠的定例。你們必須分辨聖的俗的,潔淨的和不潔淨的,也要將耶和華藉摩西吩咐以色列人的一切律例教導他們。」(利10:8-11)

「你們要謹守我的誡命,遵行它們。我是耶和華。你們不可褻瀆我的聖名;我在以色列人中要被尊為聖。我是使你們分別為聖的耶和華,曾把你們從埃及地領出來,作你們的上帝。我是耶和華。」(利22:31-33)利末記是利末人的手記,又稱為神聖法典,是聖潔的上帝教導以色列人如何成為神聖的子民。

今日我們對上帝的聖潔十分陌生。一個醫科學生分享一件在醫學院讀書時發生的事,有一次缺了一堂和性病有關的課,因此必須在某一晚學生不常上課的時候,獨自前往性病診所補課。當他步入診所時,見有一排男士們正站著候診。迎面走來一位男護士,於是上前就對他說:「我想見醫生。」他回答我:「站在這兒的每一個都想見他,你快排隊。」我很不高興地說:「你曉不曉得,我是醫科學生。」那個男護士不耐煩地說:「不管你是誰,你得到這個病的原因和其他人一樣,快排好隊!」好不容易,他才解釋清楚爲什麽會到那診所去。

這個醫科生後來信耶穌,他分享這件事的時候說:「我至今還記得當日必須和性病患者爲伍的感受。但當主耶穌在約旦河邊等待施洗約翰為他受洗時,我相信耶穌不會露出一絲嫌惡之情;祂和我們在德行上的鴻溝,遠較我和那些性病患者間的差別大得多。況且,我對性病那種憎惡的程度,也遠不及耶穌對罪來得痛恨。但是祂竟越過了鴻溝,進到我們中間;與我們一同坐席,而仍然保持了自己的潔淨。祂與來到世上要拯救的人完全認同。祂成了我們的樣式。」韋約翰《禱告的領袖:向尼希米學領導》
 
弟兄姊妹,我們實在沒有甚麽可以值得誇口,我們都只是蒙恩的罪人,與那些患有性病排隊見醫生的人一樣,不過我們排隊見的是耶穌。耶穌基督無瑕疵的血可以洗淨我們的良心,當我們每個禮拜崇拜聆聽十誡時,想的是我們並沒有犯殺人、姦淫、偷盜等等的罪;抑或想到耶穌基督的赦罪之恩,然後誠心在上帝面前呼喊:「上帝啊!開恩可憐我這個罪人」?

耶穌基督已經將一切都捨棄,包括祂自己的生命,能夠贖罪的是血,血代表生命而不是死亡,因此能贖罪的是生命。基督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代替我們承擔罪的懲罰;但祂的死也代表祂對父上帝毫無保留、順服的一生。當耶穌說:「我的肉真是可吃的,我的血真是可喝的。」(約6:55),祂是在宣告:「我就是生命的糧。」(約6:48)領受主餐的信徒都知道:「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加2:20)犯罪跌倒後,無論獻祭與上主和好,抑或遠離罪惡過犯,都是為了可以重新活在上主旨意裏的新生命。

從前為慶祝上帝拯救祂的子民脫離受奴役而守的逾越節,得到更新,變成了使人得自由和得生命的餅和杯。耶穌拿起平凡的餅,轉化成生命的糧;拿起飲酒用的杯,轉化成拯救用的杯。祂以自己的血,體現罪得赦免。這樣的擘開、分出去-基督的身體正是由此構成的。教會就是由一個個領主餐的信徒組成。耶穌基督將自己擘開、分出去;然後,我們每個人都領受一小塊餅和杯,合而為一又成為基督的身體。

今日我們可以自由地信耶穌,反而令我們不知為何要返教會。何謂事奉永生的上帝?事奉是指以討上帝喜悅的生活作為對上主的敬拜和事奉。事奉不只限於禱告和讚美,而是一生的順服和行動,以信、望、愛和善行成為合上帝心意的子民。信耶穌不是我死後可以上天堂,而是上帝的帳幕在人間;會幕,或者教會,就是上帝與子民同在的地方,也是信徒預嘗天國筵席的地方。

「循規」就是遵守舊規條,不敢違反;「踰矩」就是超越常規,不守規矩。耶穌來到世界要拯救失喪的人,面對當時的宗教領袖,祂並無推翻所有傳統規條,反而宣告:「不要以為我來是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而是要成全。」(太5:17)耶穌六次提及「你們曾經聽過有話說... ...」,然後用「只是我告訴你們... ... 」指出律法的重點不在殺人,而在恨人;不在通姦,而在淫念;不在不公道離婚,而在離婚本身;不在起假誓,而在起誓;不在適度報復,而在非暴力;不在愛鄰舍,而在愛敵人。

按猶太人的傳統,獻祭是向上帝遵行的誡命,但當獻祭禮儀被宗教領袖用來鞏固自己的權勢,操控別人時,耶穌郤明白獻祭最核心的意義是聽從上帝的說話、順服上帝旨意,祂甘願以自己為贖罪祭。獻祭的禮儀原本用來劃分以色列人和外族人的界線,耶穌的死郤顛覆了獻祭的思維和獻祭的群體,更顛覆了聖潔的定義。聖潔不再只屬於猶太人,外族人也能成為上帝的聖民。耶穌用自己的生命去示範何謂「循規踰矩」,基督徒在循規與踰矩之間,如何真誠面對我們的信仰?

一尊以「無家可歸的耶穌」為題的雕像,讓我們反思基督徒心目中,需要的是一位能幫助我們的耶穌,抑或是一位有待我們施予幫助的耶穌?保羅說:「弟兄們,我以神的憐憫勸你們,要把身體作為活祭獻上,這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歡的;這是你們理當獻上的敬拜。不要效法這個時代,反而要藉著心意更新,讓自己被改變過來,使你們可以察驗甚麽是神的旨意,甚麽是那美善的、神所喜歡的、完全的事。」(羅12:1-2)《 新漢語譯本》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