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8年10月28日 唯獨祢是不可取替(來7:23~28)
盧淑娟宣教師

希伯來書被稱為充滿謎團的書卷,因為它的寫作背景、作者和收信人,書中沒有明言,我們只能從蛛絲馬跡中推敲出來。我們對當中的金句耳熟能詳,例如:「上帝的道是活潑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兩刃的劍更鋒利」(4:12上)、「信就是對所盼望之事有把握,對未見之事有確據」(11:1)等等,並對於希伯來書的整體信息和寫作目的,包括為何如此強調聖子耶穌的超越性和祂的位格和工作,我們不甚了了。本主日新約經課來七23~28),講論的是聖子耶穌是永遠的、超越舊約祭司的大祭司,是四14至十25的大段落之中的一小部分。希伯來書為何要強調耶穌基督的大祭司職分,並且辨明這是永遠而不可取替的呢?這與當天收信的初代信徒的處境有何關係呢?這又與今天的我們有什麼樣的啟發呢?讓我們一同思考。
 
I. 初代信徒的困境
 
初代信徒的困境,是灰心。歷世歷代的基督徒,在某些時候都曾陷入灰心和自憐的泥沼。生命中遇到的各種考驗,撞擊我們的思想、情緒和意志,慫恿我們去質疑信仰,懷疑上帝。希伯來書作者所關心的一群基督徒也當是如此。這群初代基督徒受到來自羅馬政府和猶太族群的壓迫,打擊他們對耶穌基督的信心,更使他們開始質疑耶穌基督是否掌管一切,還是漠不關心?他們對耶穌基督的認識和信心越來越模糊了,也失去敬拜上帝、見證福音的動力。作者用「下垂的手、發酸的腿」(12:12)來形容他們的狀況,他們是何等地灰心沮喪、無力無望。這要到幾時呢?什麼才是拯救他們脫離此困境的幫助呢?
 
II. 我們當今的困境
 
就像初代基督徒一樣,今天我們作基督徒的,難免有灰心、失望、沮喪的時候,或許也曾疑問信仰。今天的香港社會生態和政局,常使人感到壓抑和挫敗。現實磨人,前頭看是灰暗,不知出路何在。即使是有信仰支撐的人,仍無奈地面對當前的困局,無力感濃罩。或許不少基督徒心裡疑問:為何人生總是灰暗失意?在漫長的黑夜中,如何有力繼續前行?
 
教會生活又如何呢?初信主的時候,在教會生活中初嚐肢體之間的彼此相愛,實在好得無比。這是這複雜紛亂的世界中少有的避風港。然而,漸漸地,你也發現肢體之間相愛的同時,也會相爭。一同事奉,各人的性格、處事作風、理念的差異真實地浮現。若你已事奉有些年日,你看到、聽到、經歷到的就更多了,原來教會中也有風浪和暗湧。當下你或許就在風浪的中心,又或許你已忍受了、付出了、努力了很久,卻仍然疏解不到糾結的關係,解決不了堆積的問題,衝不破那沉鬱的悶局,也看不到自己的努力帶來什麼改變。你或許灰心了,睏倦了,想放棄了。你或許在問:如何繼續相信主、事奉主下去?
 
III. 給初代信徒的福音
 
面對初代信徒的的信仰危機,希伯來書作者沒有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方式處理,反而是回到福音信仰的基礎,從根本對症下藥。他從信仰的核心出發,喚醒沉睡、灰心的信徒:耶穌基督降生成人,親自承受死亡,從而一次而永久地為人類帶來復和與拯救。對基督徒來說,耶穌基督是救主,是上帝的兒子,也是「偉大、進入高天的大祭司」(4:14)。舊約聖經告訴我們,祭司的首要任務是為人求告上帝,並獻上禮物和祭牲,為人贖罪;祭司把人帶到上帝面前,又把上帝帶到人的面前。
 
希伯來書告訴我們,耶穌基督與人間的大祭司之間有三項強烈的對比,向初代信徒申明耶穌基督的獻上是獨一無二、無與倫比、永恆而徹底的:
 
一、基督的祭司身分是長久的,永遠不會改變的,也不需要被替代的;人間的祭司卻因死亡而必須被替代的。(23-25節)耶穌基督在我們與上帝之間作中保、作祭司這個身分是不會中斷、不受限制的。因此,不論在任何時間、任何境況中,甚或心裡對上帝有疑問時,基督徒都可藉着基督進到上帝面前,得以完全。祂也不斷為人代求,尤其正在與試探搏鬥中的基督徒代求。
 
二、耶穌基督是「聖潔、無邪惡、無玷污、從罪人中分別出來」的,強調祂的無罪(26節,新漢語譯本):有別於有罪的人間大祭司,耶穌基督無需為自己獻祭贖罪,而是獻上自己為祭物。
 
三、地上的祭司必須日復一日地獻祭,耶穌基督一次的獻上便成全了,是永恆而徹底的。(26-28節)
希伯來書的作者如此強調耶穌的大祭司身分超越人間大祭司,是向初代信徒顯明,耶穌基督所給予的「盼望」、所保證的「約」是「更美」的,是可信的,是可靠此度過人生每個風浪和階段的。祂的祭司職包括獻祭者和祭物的合一;在十字架上,祂是為人獻祭贖罪的祭司,也是被宰殺獻上的無玷羔羊。祂能夠拯救信徒「到底」,並且不斷為信徒代求。祂使我們與上帝和與他人的關係可以恢復過來,並為關係不再割離作出保證。
 
落入灰心沮喪境地的初代信徒,內心最深的需要,是可靠的方向和盼望,並且知道自己不是孤單的。他們需要重新相信上帝藉着聖子耶穌的拯救是徹底而完全的,是不可替代的,是不能奪去的。他們也需要確知,現在不是獨自一人面對困境,而是常有主耶穌的同在,祂並且不斷為掙扎中的他們代求,他們也因主的緣故彼此結連和同行。這樣,他們才得以有力繼續前行。
 
IV. 我們的盼望和出路
 
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需要有希伯來書作者的視野——超越現實灰暗、單單注目基督的視野。這視野不會使我們馬上脫離現實的困境,卻使我們的心不再被現實困住,不再灰心無力,能夠繼續前行。
 
德蘭修女在印度貧民窟中奉獻一生服侍最貧苦的人,她死後被封為聖人,但她在信仰和事奉路上並非沒有掙扎和困惑的。幾年前,她生前的札記和書信被結集成書——《德蘭修女:來作我的光》,當中展現了她不為人知的、長達半個世紀的發自內心深處的吶喊與孤單。在她受到上主召喚,領受為活在黑暗中的人帶來信德之光的使命後不久,她便進入漫長的心靈黑夜中。她經歷不到讀聖經和禱告時與上帝的親密靈交,感受不到喜樂,令她困惑不已。她感受是真實的,但感受不代表事實的全部。在幾位屬靈導師的幫助下,她慢慢發現這段痛苦的內在體驗,不能單單以信心低潮或信仰試煉來解釋。沈澱下來,她明白到這是她實踐使命的必要過程,她在分擔基督在十字架上的苦難。
 
在接近四十年後,上帝感動一位與她素不相識、住在千里之外的神父,要他告訴德蘭修女一句話:「我渴了。」當德蘭修女收到神父來信,仿似晴天霹靂,原來當年耶穌基督以「我渴了」(十架七言中的一句)來呼召她:我渴望得到貧窮人的愛,你是否願意為我去尋找他們呢?她從沒有告訴任何人這個經歷。上帝藉著這封信讓德蘭修女知道,她雖感覺不到上帝親密的同在和安慰,但上帝同在這事實仍是千真萬確的。上帝同在的事實成為她前行下去、堅持事奉的憑證。大祭司耶穌基督常與我們同在、為我們代求,成為我們生命的力量、愛的泉源。因此,在持續鬱悶幽暗中,我們仍可付出愛和關懷,仍可遵行愛上帝愛鄰舍的召命,而生命不致枯竭。
 
耶穌基督已圓滿了舊約祭司和獻祭制度及意義,在祂身上已完全地實現。藉着祂,舊約以色列人領受的「祭司的國度」身份,今天每一個歸入耶穌基督裏的人都承接和恢復了這個身分。故此,使徒彼得宣告說:「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在基督救贖恩典之下,每一位蒙上帝選召出來、成了教會(基督的身體)一分子的信徒,都有君尊祭司的責任和尊榮。原來我們每一個信徒都成為了小祭司,在大祭司的引導下,把人帶到上帝面前。我們沒有為人贖罪的能力,但可我們為別人禱告。你或許看到別人的勞苦、耳聾瞎眼、愚頑,你要做的,是舉起聖潔的手,隨時隨地為人代求。小祭司最要緊做的,不是指摘,而是把人擺在上帝面前,為人代求。
 
事奉中最令人灰心喪志的,是看到自己和別人的問題,而不知如何解決。我們既是祭司,要做的並不是解決人的問題,卻是把人帶到上帝面前,因為上帝才是拯救的源頭。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