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8年9月30日 話語的服侍 (雅5:13~20)
盧淑娟宣教師

當說到「服侍」時,你會想到身體的哪個部分呢?今天講道經文說的是「口」的服侍、話語的服侍,針對的是禱告。雅各書在最後的篇章集中禱告主題,正是呼應書信開頭的三個主題:話語、禱告和苦難。禱告是基督徒的聖潔的話語,是對苦難的基本的回應,也是基督徒中間彼此服侍的重要一環。為己禱告、為人禱告,是關乎我們的整全生命和整個信仰群體的。這段經文回答了三個有關禱告的問題:一、何時禱告?二、為誰禱告?三、禱告何用?求聖靈光照我們,讓我們領悟關於禱告的真理。
 
I. 常常禱告,順逆中皆喜樂(13節)
 
第一個問題:何時禱告?你在什麼時候禱告呢?謝飯時、崇拜時…還有嗎?聖經的答案是:任何時間、任何處境!「你們中間若有人受苦,他該禱告;有人喜樂,他該歌頌。」無論遇上順境還是逆境,受苦還是歡樂時,即時任何情況、時時刻刻,我們都可和都要禱告。
 
我們怎樣禱告,其實表明了我們如何看待和上帝的關係:若有需要時才禱告,我們是當祂提款機;若只求生活事事順利,我們是當祂黃大仙。不!主耶穌藉主禱文教導我們禱告,要我們稱呼禱告的對象為「我們在天上的父」。我們的禱告,應當以兒女與天父之間愛的關係作定位。兒女不用把話說得精彩動人,或者表現得很出色,或者非常熱切地祈求,才能打動天父聽禱告。相反,天父愛兒女,所以願意聆聽兒女的禱告,詞不達意甚至說不出口的也沒關係。我想起日前兒童天地幾個家庭共聚的兩幅圖畫:第一幅是吃飯時,小孩子圍坐在飯桌邊,站在背後的父母們不用孩子開口,已動手為他們夾食物;第一幅是大伙兒到樓下花園玩耍時,一個小孩子走不穩跌倒,擦傷膝蓋流血,號啕大哭,他不懂得說出自己的需要,但爸媽早已知道,立時安撫他和處理傷口。同樣,我們的需要天父都知道,祂按祂的美善旨意供應、安慰和引領我們。
 
那麼,為什麼我們仍要禱告?因為在禱告中,我們更深與天父連繫、更體會天父旨意,使我們的裡裡外外更肖似祂,一生行走在真理的道路中。禱告,是我們對天父最基本的回應和服侍,並且這是予我們有益的。
 
明顯地,整段經文用受苦的處境作為我們禱告的背景。雅各深深體會,生命——尤其是基督徒的生命,少不了苦難。苦難中,我們很容易質疑上帝和其他人的美善。雅各沒有叫我們為此發怒埋怨或逆來順受,卻切切鼓勵我們禱告,繼續與上帝相交。「有人喜樂,他該歌頌。」(5:13下)「喜樂」不是指從環境和遭遇而得到的表面快樂,而是在內心深處、從上帝而來的喜樂和滿足。我們藉着禱告去面對人生的幻變,能不灰心絕望,而仍有喜樂,因為我們相信上帝是信實的。
 
正如雅1:2-3所說:「我的弟兄們,你們遭受各種試煉時,都要認為是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考驗,就生忍耐。」我們不會無端因為受苦而喜樂,卻因為藉着禱告,得到上帝所賜的智慧,才能從上帝的角度去理解受苦和試煉:這是一個淨化生命、建立品格的歷程和場境。漢納‧莫爾(Hannah More)是十八世紀英國的著名詩人和劇作家,並積極參與廢除黑奴買賣的運動。她曾說:「苦難是一所學校,能培養美善的德行,塑造偉大的品格。它就像一座屬靈的體育館,以講求耐力的操練、吃苦的運動,以及嚴峻的考驗來訓練基督的門徒。」禱告是對苦難的最基本回應。禱告能幫助我們減慢腳步,能沉澱在受苦中的所思所想,把目光從自己的痛苦轉向上帝,留意到祂對我們的愛的凝視,瞥見上帝容讓我們經歷苦難背後的心意。
近幾年,中國內地教會面對愈來愈大的壓逼:許多教會的十字架被強拆下來、信徒聚集敬拜遭打壓、孩童及青少年被禁止來到教會、信徒被迫要放棄信仰、牧者和教會領袖受到各種壓力……令人想起幾十年前中國教會所遭遇的更嚴厲的逼迫。我們不願意承受痛苦,但教會卻是在苦難和試煉中成長,並向世人作忠信的見證。最近有數百名內地家庭教會的牧者發出連署聲明,呼籲當局停止迫害教會。最後一段寫道:「我們相信並有責任教導信徒,凡在中國屬於基督的真教會,必當持守政教分立的原則和基督是教會唯一元首的立場。我們聲明,教會願意在外在行為上,……接受……政府部門的依法管理;但在任何情況下,不帶領教會加入官方控制的宗教組織……,也不接受因信仰的緣故而對基督教會的『取締』和『罰款』;並願意為著福音的緣故,預備承擔一切損失乃至失去自由和生命的代價。」今天,香港教會處於安逸;然而,安逸不會使我們成長,我們能面對苦難的考驗嗎?
 
全能至善的天父容許苦難發生在我們身上,是出於愛,是於我們有益的。對此,受苦中的我們或有疑惑。此時,我們當怎樣禱告呢?我們是否慣於用屬靈的空話來虛應天父?我們不要自欺、欺神。其實天父了解我們,比我們更了解自己;祂就在我們的軟弱、幽暗和污穢中與我們相遇,呼召我們歸向祂。因此,禱告中應當坦然無懼地傾訴我們的軟弱和祈求天父的憐憫和幫助,並等候和聆聽祂的回應,留意聖靈對我們的引導。這樣常常禱告,我們得以在任何人生境遇中,內心仍有信靠主而得的喜樂。
 
II. 相愛知主,為病者求醫治(14-16節)
 
第二個問題:為誰禱告?13節敦促我們為自己禱告,但14節開始擴至信徒之間:生病的人要請別人為他禱告、提醒信徒之間要互相代求,並引述的先知以利亞禱告——為整個世代、整個社會的。原來禱告並不只關乎一個人與上帝之間單對單的關係,也是關乎整個信徒群體與上帝之間的關係,以及群體內信徒之間的關係,更關乎信徒與身處的世界的關係。禱告,關乎與人與神的關係。禱告的人,不單在主前保守自己的心,也守望他的同儕,守望他身處的世界,這是他對同儕和世界的服侍。我們是否這樣的禱告服侍者?人性是自私自利的,我們原本不會也不懂得成為這樣的禱告服侍者。或許,我們要經過苦難和試煉,在其中沉思和禱告,我們內心才有更新改變,從冷酷自私,變成生出對人的憐憫心懷。我們才漸漸懂得從上帝的慈悲眼光來看人、看世界,成為別人的代禱者、世界的守望者。
 
14節提到生病者應該請教會的「長老」來,為他禱告,用油抺他。這裡的「長老」一詞泛指教會的領袖,而不是特定有「長老」職份的人。為什麼雅各要求信徒生病時要找教會的領袖代禱?難道因為他們的禱告特別「靈驗」和有力,能治好病人麼?那為什麼有些信徒病得醫治,有些卻沒有?
 
讓我們從兩方面思想這疑問:一、經文沒有說某類人的祈禱特別「靈驗」,卻說「出於信心的祈禱必能救那病人」;意思是,當教會領袖全然信靠上帝而為病者禱告時,必看到上帝的介入和醫治。究竟醫治如何達到,究竟治好的是病者身體上的疾病,還是心靈上的軟弱,甚至病者是否需要赦罪的恩典,都不由人主導和控制的,而在於上帝的旨意和大能。教會領袖不是有過人的能力,只是在信靠上帝和領受引導上較一般信徒成熟。因此,他可透過禱告和關懷扶助病者那受衝擊的信心,同時求上帝賜下智慧去辨識病者的需要,為病者作合宜的禱告。我們必須明白,醫治疾病和生命的決定權在於上帝,但我們可以按信心為病者求醫治。同時必須慎思慎言,不應把疾病都歸咎於撒但、犯罪或沒有信心;若然真是罪所造成的疾病可藉認罪和禱告得以除去,但我們需要上帝賜的智慧去分辨,這病是出於罪還是出於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
 
「出於信心的祈禱必能救那病人」不只是一個口號,而是當我們真誠信靠上帝,把生命的主權完全交在上帝手中,必然經歷到上帝的醫治和拯救,並且或生或死,也能得到因信靠主而生的平安喜樂。
 
第二,教會領袖是代表整個教會去關懷、守望這位患病的肢體。不少病者面對疾病時內心孤單困頓,而且猶如一隻受傷的鹿,離開同伴,尋找僻靜之處療傷一般。然而,聖經提醒我們,信徒要彼此相愛、彼此分擔傷痛和重擔。正如使徒保羅教導我們:「假如一個肢體受苦,所有肢體就一同受苦……」(林前12:26上),「要與喜樂的人同樂;要與哀哭的人同哭。」(羅12:15)若然在憂患和急難中,你只願意獨自面對,或者沒有可信任的肢體可以傾吐求助,這顯明了我們當中並沒有真正的相愛和相交。這正是我們這個群體必須蒙醫治的病!
 
III. 求免眾罪,使人回轉得救(16、19-20節)
 
第三個問題:禱告何用?禱告不單帶來醫治,更使人蒙赦免,得以回轉歸向上帝。雅各勸導信徒之間要彼此認罪(16節),因為這種坦誠溝通和承認自己對弟兄姊妹的傷害,能夠緩和怒氣,消弭教會內部的分歧,是信徒之間得醫治的途徑。同時,若是在相愛的群體中,發現弟兄姊妹有信仰上或道德上的錯誤,我們作為主內相愛的肢體,有責任以愛糾正對方。這樣做的目的,是挽回,不是定罪。我們若是彼此相愛,必然看顧軟弱者、挽回迷失者、匡正和勸導犯錯者,因為這是相愛的群體的必然負擔。而且,責任並不落在某一個領袖身上,而是全群的責任。但是,聖經明明指出,我們在認清罪的同時,必須寬恕罪人。必須謹記,我們的匡正是出於愛而不是憎恨,是本於信而不是自義。 
話語的服侍是主內相愛的群體必然的服侍。藉着為己靜思禱告、為教會群體和為世界代求,又藉着彼此認罪、為我眾罪祈求上主的赦免,我們一同體會彼此相愛、全然信靠上帝的教會生活。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