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8年7月22日 從隔絕到合一(弗2:11-22)
盧淑娟宣教師

世界盃曲終人散了,不知道大家有挨夜追看電視直播嗎?世界盃作為四年一度的全球盛事,場內的精彩對決、場外的熱血故事也牽動人心。最終,法國隊在總決賽以四比二力壓克羅地亞,在相隔廿年後再次奪得世界盃。奪標的法國隊有23名隊員,其中八成是移民後代、具有非洲人血統,且半數是穆斯林,因而備受冷嘲熱諷。賽前賽後,他們被戲稱為「非洲國家隊」,甚至美國有節目主持人在播出法國隊奪冠片段後宣稱是「非洲贏了世界盃」。在多種族共處的社會中,這種具有種族偏見的行徑非常敏感的。
 
我們所處的是一個充滿隔閡、壁壘分明的世代,種族偏見只是其中一個現象吧。在社交媒體上,經常看見給別人貼標籤、加以污名的貼文,原因不過是彼此的看法不同而已。在現今的世代中,非我族類是不受歡迎的,更甚是因此互相憎厭、敵視。而且「非我族類」可指涉的範圍非常廣泛,不單種族,也可包括:原居地(本港、內地、南亞)、語言(廣東話、普通話、英語)、政見/黨派(藍絲、黃絲)、世代(戰後嬰兒潮、80後、90後,還是千禧一代)等等。在排除異己的風氣下,在彼此隔絕的現實中,基督徒群體應該活出怎樣的見證呢?我們憑什麼可逆流而上,活出真正的合一? 
 
讓我們從三個「不」去思想弗二11~22:在基督裡,我們不再隔絕、不分遠近、不再陌生。
 
I. 不再隔絕:在基督裡,成為一體(11~15節)
 
不論是今天,還是在初代教會、使徒保羅的時代,人心總是傾向隔絕的。保羅在11~13節一開始說「從前」,那是指受這封信的外邦基督徒在未歸入基督前的實況:就是分裂、隔絕、無分於特權。當時,猶太人與外邦人彼此隔絕、互相鄙視。猶太人自稱為「受割禮的人」,為守割禮而與聖約有分引以自豪——有份於聖約原是上帝賜下的恩典,但他們卻因此而鄙視別人,完全與上帝的心意背道而馳。猶太人輕蔑地稱外邦人為「沒受割禮的」,嘲諷他們不蒙揀選和叛逆。而且,外邦人「從前」不單與猶太人關係破損,也與基督無關——「在所應許的約上是局外人,而且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上帝。」(12節下)
 
這是「從前」在邪惡權勢下的實況,但「如今」在基督裡,局面已全然一新。如今,基督已經戰勝邪惡權勢,把所有的人從邪惡權勢中拯救過來,得以與上帝復和。「從前你們是遠離上帝的人,如今卻在基督耶穌裏,靠著他的血,已經得以親近了。」(13節)因基督的工作,我們得以與上帝復和,同時在在教會中彼此也得以復和;不再區分昔日的猶太人與外邦人(或今天的各種隔閡和區分也不再有效了),因他們在基督裡面,已經成為一體。
 
「因為他自己是我們的和平,使雙方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絕的牆……」(14節)基督是我們的和平,祂以自己的血締造和平,還親自向人宣告人可在祂裡面得到和平。這和平不單消除了人際之間的分隔和冤仇,又使因基督而與上帝和好的人合而為一,一同與上帝有永遠同在的生命。基督在十架上締造的和平。十架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縱軸象徵基督使上帝與人之間和好,橫軸的意義卻往往被忽視了。今天不少信徒關注的只有「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卻把十架橫軸所代表的人與人關係復和置若罔聞。基督把人與上帝之間隔閡打破,也把人與人之間的隔閡打破——今天或許是種族、政治立場、世代等等的區分隔閡,都不再有效力,因為基督使信祂的人得以合一和復和。
 
在以巴衝突下的以色列西岸,不同種族的聚居地之間立了圍牆,把人分隔開。有藝術家在上面畫了一幅氣球少女塗鴉。圍牆代表隔絕,甚至仇恨。基督卻拆毀了圍牆,在隔絕和仇恨當中,帶來盼望。教會在當中有什麼角色?基督要把我們這些不同的人聯合為一個新人,去促成和平。「為要使兩方藉著自己造成一個新人,促成了和平」(15節)
 
今天是UEM聯合差會主日。UEM聯合差會的組成和工作,正是展現這種在基督裡打破藩籬成為一體的精神。UEM的前身是德國禮賢(萊茵)差會,自1847年起差派宣教士來華創立禮賢會。今天的UEM是由亞洲、非洲和歐洲的35個地方教會所組成,當中有16個亞洲地區教會,禮賢會香港區會是其一。可以想像,在這個多元種族、文化、語言、教會傳統的差會中,合作是富有挑戰的,但因着基督締造的和平,使差異、分歧甚或怨恨不能成為彼此隔絕的原由。
 
去年十一月,我成為香港禮賢會一個代表,參與「三洲禮賢會重聚」,與來自歐洲(德國)和非洲(南非)禮賢會的代表彼此交流。有非洲代表談到,德國宣教士當年到非洲傳教時帶有西方白人主義,以西方文化凌駕本土文化,又在數十年前倉卒撤離非洲宣教工場,對非洲教會帶來極大傷害。我看到這一幅圖畫:非洲代表直接而激烈地表達他的感受,同時德國代表以柔和、尊重的態度去聆聽和回應,並且大家開放、坦誠地審視歷史錯誤,一同反省。我相信,這是和平福音和教會合一的展現。和平,不等於要容納不義和避談衝突,卻是能直視和重建公義,並且懷抱對方,促成和平。合一,也不等同劃一,卻是能容納彼此的差異,是存開放的心去聆聽不同的立場,能以愛和尊重作為前提。因為基督是我們的和平,祂來要使人與上帝復和,也要使人與人復和。
 
II. 不分遠近:傳揚福音,締造和平(16-18節)
 
基督不單親自以血成就和平,更以傳和平的福音為祂的使命。祂不(單)要我們個人與上帝和好,更要每一個信祂的人都彼此和好,合一而為一,一同與上帝和好。基督傳和平的福音的對象,沒有區分遠近。
遠,可以指地域、文化、階層等等的距離。基督的大使命是由近及遠的,跨文化宣教也是教會的使命。對於要關心本地人、同文化以外的福音需要,有時候教會內也會和社會上一般看法:肥水不入別人田——普世宣教不會帶來直接「回報」,豈不是白白投放資源和心思麼?經文卻提醒我們,傳和平的福音的對象是包括遠處和近處的人。有一本書名叫《肥水流入天國田》。「天國」這觀念打破了遠近的概念。我們的心思和資源應該投放在天國事業上。在7月1日差傳主日,謝慧文姑娘分享到她參與滯留香港的非洲難民的跨文化宣教工作。過去三天,本堂幾位年青人到澳門協助當地教會主領兒童暑假聖經班。今年十一月,教會也再辦K國訪宣。教會藉不同方式展示,不單關注會友和近鄰,更要把福音遠及四方。你如何回應呢?
 
我們不單要傳和平的福音,也要締造和平。締造和平並不容易困難,因為人與人之間不單存在藩籬,人還常自恃「我比你好」。教會內也常有衝突和隔閡,因為我們心裡也有「我比你聖潔」的優越感。近日在網上看見「自然教會發展」(NCD)創辦人對當前美國教會的批判,我認為部分也同樣適用於本港教會。他說教會內常見信徒對他人持審判的態度,原因是漠視了自己內裡也有陰暗面,而且未能完全明白恩典的信息。基督成就和平,也要求我們成為和平福音的使者、和平的實踐者。我們每個人破除與他人的隔閡,在我們的處境中締造和平,使教會合一,就是我們的和平使命。
 
《明報》前總編輯、本身是基督徒的劉進圖先生剛出版新書《給下獄青年的信》。本書結集了四十封他寫給因抗爭而入獄的青年的信;這些青年在2017年秋天因公民廣場案和東北發展案的上訴裁決,被改判即時監禁。劉在序中承認,他不同意他們的抗爭方式,但能理解他們對社會改革的渴望。他寫作時一直有疑惑,因深知與這些對象的想法南轅北轍:他堅持「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的簡稱),對方勇武;他認同自己中國人的身份,與部分青年的想法迥異。這可謂壁壘分明。他在主面前的領受,是要和年青人分享自己的信仰追尋和掙扎。寫作時常感到難以下筆,他便把各種疑問交給上帝,由上帝帶領。事後回看,他相信上帝是藉著這寫作歷程教導他,讓他學習怎樣去理解和關心與他截然不同的年青一代。
 
締造和平不代表完全認同對方的想法。締造和平之可能,完全因為聖靈在我們這群體中工作:聖靈使我們團契和相交,引導我們打開狹窄的思想視界,讓聖經的話改變我們生命,以致我們能進入人群中,以生命見證上帝,在破損的關係中作修補工作。
 
III. 不再陌生:主裡一家,漸成聖殿(19~21節)
 
保羅在19~21節中強調,以往我們是沒有關係的陌生人,但今天已成為上帝裡的一家人;以往我們像分開的一塊塊石頭,但今天已蒙基督聯合和建造成為上帝所居住的殿。我們這座聖殿有「基督耶穌自己為房角石」。(20節)房角石,是建樓房時第一塊安置的基石,置於重要的角落,以決定整座建築物的位置和角度,也是承重最大的。我們靠自己不能成為傳和平福音的使者,卻能藉着主基督彼此聯絡、合為一體、實踐和平,向這充滿隔閡的世代顯示基督和平的福音在我們中間。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