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8年4月1日 活現基督—作基督復活的見證人 (林前15:1-11)
麥慧文長老

一、復活節對在香港成長的人太平常了,自幼稚園開始已知道有復活蛋,又知道有長假期。但真正從死裡復活卻是難以理解的,甚至是匪夷所思的。須知復活不是復甦。復甦只是有一段時間不省人事,後來便恢復意識及活動能力,根本是沒有死過。但復活是身體真真正正的死了,而且又真真正正的活過來。對任何年代的人,復活都不是隨便講得出口的名詞。

    早在1993年,電影《侏羅紀公園》說到某生物科研集團進行恐龍化石開挖工作時,偶爾發現一顆來自上古時代、存有一隻蚊的琥珀,經過科學家的研究與開發而從蚊子中提煉出稀有的恐龍血液,由此獲得恐龍基因而成功把恐龍復活過來,由此也開辦了「侏羅紀公園」這恐龍主題樂園。死後復活不是反科學的!不過你會說,這是科幻故事而已。不過,到了2003年,一隻已經絕種的動物—羱羊被復活了。它是一種類似山羊的動物,曾經在西班牙和法國之間山區活躍,但最後一隻羱羊也在1999年死了。科學家利用細胞複製技術,提取最後這隻羱羊的冷凍細胞中的基因,嘗試創造出新的個體,正像當年科學家複製綿羊多莉一樣。雖然,這隻被復活的羱羊只存活了幾分鐘,已引起滅絕物種再生的希望,還引起一場辯論:科學家應否繼續研究下去。

    不過,關於耶穌復活的意義更深遠。複製技術做成的生物始終受生理時鐘所限,壽歲到了,生命便要結束。但按聖經記載,耶穌復活是勝過死亡的限制,復活的身體也是榮耀的身體,它雖有血肉之軀,能吃能喝,有骨有肉,但可以不受時空的限制,也完全脫離以前所受創傷的困擾。於是,有人懷疑耶穌復活之說是耶穌的信徒製造的謊言,可能不甘心老師被殺害,希望他的教訓繼續流傳。但歷史告訴我們,門徒及以後的信徒竟為他們所相信的赴湯蹈火,甚至由羅馬帝國統治下恐懼地秘密聚會(聚會點以魚為表記)變成改變歐洲文化、甚至世界風俗的人。我年青時曾在德國和一位退休宣教士傾談,他夫婦二人一生在巴布新幾內亞傳揚福音,他們說:初到那裡時,那些人不穿衣服,有衝突便訴諸武力。我無知地問他:你怎樣改變他們?他的回答很簡單:向他們傳耶穌的福音,於是土人的生活方式也改變了。 有人願意為謊言離鄉背井、拋頭顱灑熱血嗎?一個謊言可以流傳二千年嗎?他們之所以確信耶穌復活,因為有見證人,而且還不只一位。

二、在林前15章5-8記錄了一大批見證耶穌復活的人。當然,這只是粗略的名單,因為它沒有提及第一個見證人抹大拉的馬利亞,而且其中「十二使徒」只是表示所有的使徒而已(猶大已自盡,馬提亞仍未被選出)。如果我們參看四福音,我們可以看見不同見證人提供的資料。首先,我們可以很易知道耶穌正如他預言般在第三日復活(週五約下午三時離世,黃昏開始安息日是第二日,週末至七日的頭一日便是第三日)。然後,在比較第一批到耶穌墓前的婦女名單時會發現有很大出入,甚至在墓穴內看見一位天使抑或兩位也不一致。你或會問:聖經是怎樣編輯的呢?記得去年編輯建堂金禧特刊時,一位投稿者說在1967年12月2日首次踏足教會。其中一位編輯問「新堂不是12月3日舉行第一次主日崇拜嗎?」後來我們知道她參加了在12月2日舉行的新堂奉獻禮。隨後文章又說「在這榮耀的早晨給我如願以償了(指參加教會)」,編輯又討論「奉獻禮是在早上舉行的嗎?」最後編輯知道獻堂禮是下午舉行的,「這榮耀的早晨」大概是文學用語吧。但為免日後其他讀者誤會,最後編輯們同意修改那句為「在這榮耀的日子…」。為什麼聖經公會在出版聖經時不先做好編輯的功夫,務求報導一致呢?中國神學研究院院長李思敬博士說得好:法庭陪審員也會衡量實情接受不完全相同的事實資料仍是真誠信實的證供,反而會懷疑完全一致的證供是「串通」。我在網上看過不同畫家的畫,發現其中一位天使出現的位置可能不是每位婦女都留意到的。所以這些不同報導不是矛盾,反而因不同角度的描述令我們更相信是他們忠實地描述他們所見所聞。至於約翰福音特別詳細記載門徒對婦女報告的反應—彼得和約翰(耶穌所愛的那門徒)立即跑到耶穌的墳墓去,顯示他們不是單靠傳聞,甚至他們帶著懷疑,但最終也因這空墓而放棄固執,不得不相信婦女們的報告,不過細讀約20:9知道他們仍未相信耶穌復活。直到那天晚上,耶穌向門徒顯現,門徒才不得不信抹大拉的馬利亞的話。不過,門徒多馬當時不在場,他質疑其他門徒所見的是否幻覺,除非他親自驗證過那位耶穌的身體。果然,一週之後,耶穌再次向門徒(包括多馬)顯現,那時他們才確實耶穌復活了。難怪他們日後可以押上自己的生命,勇敢傳講耶穌復活。

    如果你仍然覺得耶穌的復活只是由他最親密的人見證,你要留意最後一位見證人—保羅。他本是不相信耶穌的人,也專門對付那些傳講耶穌復活的基督徒。因為復活的耶穌在大馬色路上向保羅顯現,並且引發起他隨後生命的改變。單看林前15:8-11,你有留意保羅的改變嗎?(1)他很謙虛:「我原是使徒中最小的,不配稱為使徒,因為我曾迫害過上帝的教會」(15:8);(2)然而,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價值:不是由於自己的努力,而是「由於上帝的恩典,我才成了今日的我」(和合本:「我成了何等人」)(15:9);(3)他非常清楚自己與其他使徒都是傳同樣的福音(15:10),不會因做外展工作(向外邦人傳福音)份外辛勞而自視過高。

    這些門徒的改變令我想起一位神學院老師孫寶玲博士的話:「復活不是折射種種彩光的肥皂泡,卻瞬間即消逝於空氣中…如果我們要談復活,必須認識它的重量。復活不是童話故事。復活是人類歷史中份量最重的事件,它必然掀起淚水、恐懼、混亂、疑惑,然後才是能力、喜樂、平安和恩典,貴重的恩典。...重要時刻不會只掀動毫無重量的笑容,它必定同時引發一種由恐懼和混亂所包裹的神聖意識和責任感,只有這樣才能產生愛心、平安和盼望。」

三、耶穌的復活是二千年前的事,見證祂復活的也是二千年前的人。但基督教信仰中最奇妙的事,就是這復活的生命不斷改變著許多人(人生方向、價值觀、世界觀、自我形象…)。你有沒有留意到自己處事與非信徒在某些地方會有不同?日前詩班舉行退修會,靈修時唱到一首歌「親眼看見祢」,隨後負責的姊妹想我們彼此分享自己曾經怎樣看見主。我爭著分享,因在預備這講章時見保羅在大馬色路上的經歷也想起30年前自己一段心路歷程。我當時在工作及教會事奉中感受許多無奈,意興闌珊,正有移民機會,但感覺35歲便要退休?我求天父給我提示:去?留?最後天父不單讓我那時經歷教學生涯中最開心的一年,還藉一首當時的流行曲喚醒我「生存只可得一次,要後退要後悔不可以,盡全力在這生尋求自身意義,光陰裡記下我的詩。生存即使得一次,也願意繼續試不管風雨,是成敗也好 誰能預知際遇,祇知用心活一次。」回想起來,這經歷很像彼得在耶穌死後心灰意冷、重操捕魚故業,但復活的主耶穌在提比利亞海邊向他顯現,並三次問他「你愛我嗎?」然後委以牧養教會重任。

    「你們去,對他的門徒和彼得說…」(可16:7) 婦女擔任第一批基督復活的見證人是有壓力的,事實上我們單在馬可福音已經看見門徒很理性,不易相信復活這回事。不過,婦女們畢竟做到了,也成為二千年來基督教會每個復活節都提及的見證人。利用這件事可知作見證有兩點原則值得留意:(1)只管分享,不是要你說服人。別人可以找方法去求證(例如:彼得和約翰親自跑到墓地去求證),只要我們分享的是千真萬確的經歷。我們不需要有壓力的。(2)先向主內群體分享。這當然不是必定的,不過,如果在信主的人面前也不善於表達,大概在未信的人面前更困難了。而且,耶穌改變了你這個好消息沒有向主內弟兄姊妹分享,叫他們和你一同高興,不是很可惜嗎?你知道坐在你附近的弟兄姊妹怎樣信主的?你聽過他們的生活見證嗎?一個信仰群體的穩固,不是單靠旅行、大食會等娛樂節目維繫的,活動只是提供分享溝通的機會而已。屬靈經驗的分享很重要,它會堅固我們在主裡面的情誼,最重要的是彼此的信心同得激勵。讓我們不忘記今年的主題:活現基督。願同作基督復活的見證人。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