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8年3月4日 得著真智慧 (林前1:18-31)
何翠華傳道

引言
人人都想作個有智慧聰明的人,而基督徒在地上更需要活出真智慧,才不枉此生。怎樣才是真智慧?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現實社會,為了維護自己,前人累積了許多人生的哲理和經驗,慢慢鍛煉出圓滑的處世智慧。可是,這種智慧仍是以自己為中心,不外乎靠人的聰明審時度世、趨吉避凶、運籌帷幄而已,但智慧和聰明或學識不同。我們不妨一起從哥林多前書一章學習得著真智慧。


一、 得著真智慧的障礙
1. 人的自誇
哥林多教會的人趨向尋求世人所推崇的智慧和知識,希望攀得上當時被世人尊崇的希臘哲學的殿堂,他們將信仰知識化,用恩賜來比拼,又結黨紛爭,還自以為聰明。保羅指出有些信徒以屬於不同的領袖為自己定位,區分為不同的黨派:第一、將教會中的領袖偶像化,說自己是「屬保羅的」「屬亞波羅的」「屬磯法的」「屬基督的」。第二、認為自己身分的重要性在於由誰為他們施洗;第三、看重智慧和口才。哥林多教會以「世上的智慧」看待教會的領袖,以外在能力的彰顯來評論屬靈領袖。這造成教會分裂,等同基督的身體被分裂一般,完全違背了十字架的福音信息。同樣地我們會否自誇曾在某名校畢業、得到甚麼學位、擁有甚麼財富地位?在十字架前,我們又會否覺得自己那些神學洞見偉論才對,其他人全不入流;當做不到某行為便是不達標的基督徒或堅離地的教會,其實這些人骨子裏是自誇,自覺高人一等。
「自誇」指對某些事引以為傲,令人自以為是。例如,比利時一對長期吃素的父母自恃對健康的認識,在寶寶僅三個月大的時候,用有機「植物奶」代替母乳餵養,不料四個月之後嬰兒就因為營養不良和嚴重脫水而死亡。他們最初也覺自己很有智慧去選擇對寶寶健康有益處的食物,怎料聰明反被聰明誤。
世上的智慧,聖經形容為「自欺」、「愚拙」、「虛妄」,因為人的本性都是為了自己。(三18-20)保羅問:「智慧人在哪裏?文士在哪裏?這世上的辯士在哪裏?」即今天我們說:「才子在哪裏?博士在哪裏?名咀在哪裏?」保羅對敎會發出連串的質問,要他們好好反省。世人的問題是高抬自己的智慧,不可一世,產生了人本的思維,阻擋了他們去認識上帝。無論是挪亞、巴別塔、士師、耶羅波安的時代,人都高舉自己,把個人想法當作真理。
一位神學院教授被邀請前往某教會講道,早一堂的崇拜是由另一位傳道宣講信息。崇拜後某弟兄走到那傳道人面前,質疑他的論點。教授不忿地回應,怎料那弟兄說:「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這所教會的三朝元老。」教授回答:「弟兄,請你下次回教會前首先放下所有的職銜,我們每個人在上帝面前都只是罪人。」今天我們所能服侍的,都是神給我們成就的。祂就是我們的權柄、能力和智慧,我們都是屬基督的,我們所該高舉的,永遠是基督他的名!可惜的是,人的自誇常成了人得著真智慧的障礙。


2. 追求世上智慧
我們並不反智,而是認識神的事要用神的方法而不是用人的方法。保羅更說:「猶太人要的是神蹟,希臘人求的是智慧,我們卻是傳被釘十字架的基督,這對猶太人是絆腳石,對外邦人是愚拙……」(一22-23)主耶穌在世時,猶太人要求他行更多更大的神蹟,更希望所來的彌賽亞能振興他們的國族。他們卻拒絕主耶穌,因無法接受一個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人作為救主。這對猶太人是絆腳石,絆腳石即是醜聞,是民族的羞恥。
追求哲理的希臘人代表了理性主義、哲學界,這也成為他們的偶像。他們認為,至高神明是神聖大能的,怎可能用這樣愚笨的方法拯救世人。重哲理的人總把自己的意念、感受絕對化,認為沒有神,只是人心理作祟,說「我思故我在」、「信則有;不信則無」。所以很多自以為聰明的人取笑「信耶穌是弱者的行為,我未有這個需要。」十九世紀心理學家佛洛伊德認為上帝不存在,他認為「神」是源自人類對天災的恐懼,心理上投射出「神」的形象來保護自己,以得安慰,卻只是幻象。人類又為自然災害給予人格性情,因此出現了風神、地神、火神等等。這些「神」有能力降災,人類也可以向這些神求情、祈禱、獻祭或認罪,以求免災。最後,人類把這些神統合為一個控制所有力量的神,然後向這一神求情。所以只有愚夫愚婦才需要神,自覺有能力和學問可以靠自己的人常斷言:難道是耶稣供飯給我吃嗎?信耶穌就有錢給我過活嗎?
宗教是關乎終極關注(ultimate concern) ,包括人的生與死問題,卻不能靠人有限的智慧解決到。福音有別於宗教:褔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不是催眠洗腦的宗教活動,而是處理自己的罪、確認與上帝和好、回復父神的關係、經歷生命改變的神蹟。有人可以因為曾經歷過神蹟,被上帝醫治了,但最後也不會信耶稣。有人自以為有智慧和聰明的人,他們拒絕福音,問很多問題難倒人,高舉世界的價值觀去批判至高神的智慧,目的只因為他們相信信耶稣是愚拙的,硬要拉十字架下來配合自己的標準。


二、 得著真智慧
1. 得著真智慧的方法便是信耶穌
基督在我們還作罪人時就為我們死:這是對人類思維和經驗很大的顛覆。「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但是為罪人死,就是一件荒謬又愚蠢的事情;然而,耶穌基督正是為罪人死,上帝用人看為愚拙的方法去拯救人,這反成了真智慧。所以保羅說:「既然世人憑自己的智慧不認識上帝,上帝就本著自己的智慧樂意藉著人所傳愚拙的話拯救那些信的人…」(一22-23)
保羅將世人分為兩類:滅亡的人和得救的人。「因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滅亡的人是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是上帝的大能。」(一18)滅亡的人就是拒絕救恩的人,以為有智慧和聰明,認為十字架的道理是愚拙的、與其知識系統相衝突,會威脅及干擾他們固有的信仰,因而須排出局外。在神眼中,智慧人的智慧和聰明都毫無價値,都是愚拙的,都要被廢棄,這些人都要滅亡(一19-20)。


2. 十字架道理便是真智慧
保羅提醒他們,上帝「要摧毀智慧人的智慧,廢棄聰明人的聰明。」(一19) 「廢棄」或「廢掉」意思是過期無效,世上的智慧始終會過去,沒有永恒價值,將來上天堂非因我曾有博士學位,得過甚麼名譽或擁有甚麼地位,而是單單因為信耶穌。得救的人接受十字架道理,經歷了上帝的大能,然後逐漸發現貌似愚拙的十字架道理,原來竟是充滿智慧與奧祕的。他們追求是基督自己,因為基督便是「上帝的能力,上帝的智慧。」(一24)且一切皆在乎上帝(一30)。保羅又指出:「世人憑自己的智慧不認識上帝,上帝就本著自己的智慧樂意藉著人所傳愚拙的話拯救那些信的人。」(一21)保羅雖系出名門(在大師迦瑪列的門下),但他自言傳道不靠辯才:「為要使你們的信不靠著人的智慧,而是靠著上帝的大能。」(二5)保羅更在2章2節提到:「因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只知道耶穌基督並他釘十字架。」十字架是福音的中心,這十字架是上帝的大能,在人看來雖然愚拙,卻是上帝的智慧。


3. 知道別無可誇
「上帝揀選了世上愚拙的,為了使有智慧的羞愧;又揀選了世上軟弱的,為了使強壯的羞愧。上帝也揀選了世上卑賤的,被人厭惡的,以及那一無所有的,為要廢掉那樣樣都有的。」(一27-28)「揀選」代表上帝的主權,在救恩的事上,全在乎上帝的恩典。我們每一個都是上帝所造,每天活在衪天糧的供應上才得以存活。基督的十字架是蒙救贖的唯一路徑,上帝的智慧就是基督,並有聖靈在其中引導,上帝將這智慧啓示給一切相信祂的人,所以保羅再肯定說:「你們得以在基督耶穌裏是本乎上帝,他使基督成為我們的智慧,成為公義、聖潔、救贖。」上帝的「公義、聖潔、救贖」根本不能靠世上智慧可成就。願我們的心能謙卑順服在神的澆灌之下,不高舉人的知識和能力,單單高舉耶穌基督。我們本是罪人,祂卻選召我們,使我們有能力回應祂的呼召,以致得救,這全是上帝。但今天得著真智慧非指我們信了主就能有真智慧,而是基督成為了智慧。「我們活著再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們裏面活著」,信了主後,就得著耶稣,就即是得著真智慧。如果我們能常有此反省,便不會在得意之時沾沾自喜,忘記了誇口的只應指著主誇口。


總結
真正的智者,是那些肯在神面前謙卑承認自己一無所有、一無所是的人。要得著真智慧,一顆虛心、柔軟、受教的心必不可少。惟有受過苦煉、經歷破碎的人,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不可靠,「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固此,對上帝不敢輕漫,不再自誇,不倚靠世上智慧和神蹟。歷來神所祝福的人,總是這樣單純、受教的人,因為:「驕傲來,羞恥也來;謙遜人卻有智慧。」(箴十一2)「棄絕管教的,輕看自己的生命;聽從責備的,卻得智慧。」(箴十五32)若果你覺得缺少真智慧,願我們都能謙卑向主求:「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神,主就必賜給他(雅一5)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