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8年2月25日 靠恩藉信稱義 (羅4:13-25)
麥慧文長老

創世記12章記載了上帝呼召亞伯蘭的事,當他還住在迦勒底的吾珥、未移居迦南(創12:2),上帝對他說「我必使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使你的名為大。」那時亞伯拉罕已經75歲。移居迦南十年後,他仍然膝下無兒,上帝再對他說:「你向天觀看,去數星星,你能數得清嗎?」又對他說:「你的後裔將要如此」(15:5)。聖經簡單卻非常清楚地記錄著:「亞伯蘭信耶和華,耶和華就以此算他為義」(15:6)。後來又過了十多年,亞伯拉罕99歲了,耶和華再對他說:「我要與你立約,使你的後裔極其繁多」(17:2)。隨後為他改名字,還要求他和他家中的男丁以割禮立約,又說他太太撒拉要給他生兒子(17:9-16)。有時,我們覺得上帝真是幽默,當亞伯拉罕還可以有孩子時卻沒有給他孩子,到他沒有可能有孩子的時候便說他會有孩子。大概上帝要讓人知道某些事必定是上帝的工作。

你有沒有覺得亞伯拉罕幸福?因為上帝親自對他說話,難明白的事也會易於相信的。但我們今天的環境不同了。我生於基督教家庭,返教會、讀聖經、祈禱都是習以為常的事。直到升上高中,愛上了理科,特別是物理及數學,於是認為每件事都可以經過證明才是事實、才是真實的。我雖然不會批評基督徒是迷信的,但那時在教會中牧師及主日學老師常對我說的「憑信心接受」便愈來愈難接受了。後來升讀大學,返教會就更少了。但上帝憐憫我,當我醉心科學、以為惟有經過科學考證的才可信的時候,我看見驕傲虛偽、寬恕與愛等也很真實,這都是我年幼時主日學老師教過的。於是我重新思想我年幼時聽過的聖經道理。今日想藉自己在信仰路上的掙扎和突破,用保羅的話及「靠恩藉信稱義」這題目,與主內弟兄姊妹分享我明白信心的歷程,亦對未相信耶穌的朋友也有所啟發。我們怎知天地間真的有上帝?更如何解釋這位上帝對人慈愛?這是困難的,其中一個困難的原因是因為上帝是肉眼看不見的。以下我想分享三個信心成長的歷程,讓大家覺得信耶穌是合理合情的,並嘗試探討這靠恩藉信稱義的道理怎樣用在現實生活中。

一、信心不憑眼見,還要領悟:

原來肉眼所見極為有限,眼睛看見的還要加上想像力才得全貌。例如望向大海,見遠處的船隻似乎沈在水中,我們可以想像出地球是一個球體。又例如銀河其實不是星星組成的河,它是螺旋星雲,只不過我們處身在那扁平星雲中。詩篇第8篇說「耶和華-我們的主啊,你的名在全地何其美!…我觀看你手指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眷顧他!」詩人不單從宇宙「看見」有一位創造主,更「看見」這位創造主眷顧世人,上帝是美好的、慈愛的。你知道地球的溫度及大氣組成最宜人嗎?原來地球是太陽系中惟一可以維繫生命的行星。地球與太陽的距離不太近,也不太遠—恰好在「適居區」中。再舉一例:人類仍能繼續活在地球上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地球的磁場,它把從太陽射出來的高能粒子(太陽風)轉到兩極去(造成極光),否則我們的大氣層一早便被沖走了,像太陽系許多其他行星一般,生物難以生存。信心不憑眼見,從大自然可以「看見」(感受到、領悟到)天父創造的偉大。

二、理性及經驗/證據有幫助,但仍不足,信心始於上帝的工作:

理性推論有助我們領悟到有一位創造主。例如你看見骨牌持續倒下必有最初擺設骨牌的人,同樣宇宙也有開始(大爆炸?),這就是上帝開始創造天地。但理性推論也有不足之處,容易給人「靠估」的感覺。在此要介紹一個聖經教導我們認識真理的方法:「啟示/應許」。有沒有留意今天的經文中「應許」一詞出現了五次之多?啟示/應許是上帝把祂的心意向人顯示,正如希伯來書1:1-2說:「上帝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地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

保羅在羅馬書4:18再進一步說:「他(亞伯拉罕)在沒有盼望的時候,仍存著盼望來相信。」為什麼「沒有盼望」可以「仍存著盼望」?原來亞伯拉罕那時將近100歲,對自己及其妻撒拉的生育能力完全沒有盼望了(4:19-20),從人的理性觀點找到有希望的理由,不過,他仍存著盼望,因為他相信的是上帝的應許。客觀環境就是亞伯拉罕及其妻撒拉已不能生育了,令應許實現的希望似乎渺茫,但他還堅持盼望,因為他把希望建築在上帝的應許上。

上帝在人類歷史中給我們許多祂啟示的證據(evidence)。所以,我們要讀聖經,因為聖經的來源有根有據,也要留意歷史,留意歷史中耶穌的作為及他的影響力。約翰福音1:18說:「從來沒有人見過上帝,只有在父懷裏獨一的兒子將他表明出來」,又留意歷史中信耶穌的人的影響力。今日想花點時間和大家思想這方面。

葛培理牧師(被喻為20世紀最偉大的佈道家)上週離世,本堂靈修分享小組一姊妹在網上找到他太太Ruth的墓碑,最觸目是其上有中國字「義」,原來她父親是曾到中國的傳教士,她也在中國出生,死後也掛念中國人。是什麼令一個美國人對中國人有這份愛?由此想起另一相片(家父在1928-29年期於香港堂結婚的相片,在他背後有一外藉男子,他父親是葉納清牧師(德國禮賢會首位來華宣教士),於1864年往荷坳傳道,該處疫症蔓延,葉牧師與其中兩位兒子不幸感染霍亂病、同時病逝。妻子隨即携同倖存的最後一兒子回德國完成教育,再繼承父志,完成神學訓練,於26歲回到中華基督教禮賢會參與福音聖工,後更是禮賢會總牧(1897-1928),這就是葉道勝牧師-相片中的外藉男子。我常聽說這些西方傳教士是帝國主義的侵略者,我想不通為什麼他們要如此搏命?何不舒舒服服地留在德國做牧師而要冒死來中國?惟一理由是上帝的愛驅使他們。

看見上帝在人類歷史中的工作,我們的信心進一步成長了。

三、其實信心超越理性,需要靠著上帝的恩典、聖靈的光照:

羅馬書說「承受世界的應許不是藉著律法。….所以,人作後嗣是出於信,因此就屬乎恩。」(4:16)當我們看見人心詭詐,是否改善教育、讓人多有學問、熟識歷史,他們就會有改變?完全不是!上帝不是單單揀選有學識的人成為祂的兒女,耶穌也明說「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太9:13)。原來人最終決定相信耶穌,雖然經過許多的考慮、資料搜集,最後往往需要果斷的抉擇。有神學家形容這抉擇是「信心的跳躍」(Leap of Faith),好似玩「笨豬跳」(Bungee Jump),又好像準備結婚的人向對方說「我願意」。對凡事希望有100%成功把握的人來說這是冒險的,但對經歷過決定信靠耶穌的人來說,這是心靈得釋放的舉動。保羅說「人作後嗣(即:成為上帝兒女)是出於信,因此就屬乎恩」,表示我們能夠成為上帝的兒女,完全與個人修為深淺無關、與個人學識多少無關,是上帝聖靈的工作,是個人勇敢的決定,因為他好像面臨濃霧封閉的深淵,後面又有猛獸迫近,跳下去?不跳下去?。當然,有其他神學家指出這信心的跳躍只是描寫抉擇的心情,而不是抉擇的危險性,因為許多人已嘗試過這個決定而得到生命的釋放,也因為有愛我們的耶穌在那邊等待著接住我們。

自己信心的跳躍:大學初期少返教會,但教會的暑期夏令會也會參加。升大三那年如常參加夏令會。一天上午分組討論,導師問了些問題沒有人回答,我都答了。事後有組員對我說「大學生係醒D」,我扮作謙虛的說「算什麼?」心中卻沾沾自喜。午飯後回宿舍從行李袋中淘出大三的物理書來讀,完全不明白,便放下午睡。頓時自覺自己虛偽,人前的我和本來的我有很大落差,這種不能接受自己的感覺很難受(相信是聖靈的責備),於是認罪祈禱。從那天起渴望讀聖經、聽道、返教會,整個人充滿動力,更明白讀書為何。

四、靠恩藉信稱義的意義:

「算他為義」這句話不是單為他寫的,也是為我們將來得算為義的人寫的。(4:23) 我們蒙上帝悅納不是因為我們做好事、積功德,而是完全自覺不足,需要上帝施恩憐憫,我們用信心伸出求助的手,而被上帝將我們從罪惡的深淵中拉起來。我們本是有罪的,上帝因耶穌基督的代贖而算我們為無罪。說通俗一點,我們不需再為扮演完美而「死撐」。

現實生活中的意義:我們知道只要盡忠所託而毋須刻意事事證明自己有本領、或要求自己凡事做到100分,於是我們可以因為心靈桎梏得釋放而能夠享受一份心靈的平靜。有一句我非常喜歡的話 "Let Go and Let God"「放手,交給上帝」。原來這也是耶穌對我們的呼喚:「凡勞苦擔重擔的人都到我這裏來,我要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向我學習;這樣,你們的心靈就必得安息。」(馬太福音11:28-29)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