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8年2月11日 養我一世!? 照顧我一生!? (詩 23:1-6)
陳天悅老師

有人話,對於現代年青男女來說,當然想聽「我愛你!」,但更想聽的是「我養妳!」又有人話:要講「我愛你!」不算難;難的是講「我養你!」提到「養一個人」,大家自然會想到錢!請問養大一個嬰孩到大學畢業,養育費要幾多錢?2014年2月,香港智經研究中心以新的生活水平估計,已經將以往的400萬港元增至550萬港元,如果把通脹計算入內,子女大學畢業時,總「成本」更高達860萬港元。要養一個人一世,真是不簡單!試問世界上有誰可以養我們一世!照顧我們一生呢?

大約在三千年前,詩人大衞如此見證:曾經有一位大能而慈愛的生命牧者,牧養他一生,照顧他一世!令他一無所缺,迷失時,引領他歸回正路。無懼死蔭的幽谷、不怕敵人的威嚇,一生一世經歷祂的恩惠和慈愛。這位大牧者就是創天造地的主宰----耶和華!

大衞年少時原是一名牧童,對於牧羊人與羊的關係,有豐富而深刻的體會。因此他以信心堅定地宣告,耶和華是他的牧者。他寫的詩篇23篇是一篇美麗的信靠詩,曾帶給歷世歷代的信徒深深的安慰,被稱為詩篇中的明珠。

(一) 以神為牧者,我一無所缺!(詩23:1-2)

大家讀詩篇23篇時,腦海不期然浮現翠綠的青草地、清澈的溪水。但事實上,以色列的土地貧瘠,只有淺土,不易生發青草。白日太陽很猛烈,青草很快被曬乾。能找到的草地,都只是一小片的,而且分散在不同山頭,牧羊人必須很細心地到處尋找。另外,以色列的雨水不多,全年只有三個月降下秋雨和春雨。牧羊人必須到處挖掘,才能尋找到水泉。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羊如果沒有好牧羊人,命運真是很悲慘!

大衞因為深明羊的福祉是取決於誰是牧羊人。所以他宣告耶和華是他的牧者,凸顯了他與耶和華親密的關係。今日誰是你人生的牧者呢?或許我們很快便回答:「神是我的牧者。」但可惜我們常常因忙碌的生活、繁重的工作、紛亂的價值觀、日新月異的潮流文化,有時不免迷失了,不知不覺中忘記了上帝是我們的牧者!

在金錢掛帥的香港社會,有人將詩篇23篇改寫為「金錢篇」:「金錢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它使我躺臥在奢華的牀鋪,領我在可投機的炒股機前;金錢使我的眼睛甦醒,為了我的金錢,帶領我走『上銀行』路;我雖然必走過損失與疾病,也不怕遭害,因為金錢與我同在,由利息供給我,鈔票的勢力安慰我;在我人生的歷程,由金錢的提拔,有足夠供應,因此金錢常在我的腦中啟發我,使我心滿溢;金錢與支票的確跟我到一生一世,我且要住在奢華宴樂的廟宇中,直到永遠。」在這娛樂事業發達的社會,又有人將詩篇23篇改寫成為「電視篇」……除了金錢、電視外,有人又不知不覺以老闆、成就、偶像、配偶、甚至自己的子女為牧者,希望他們能給予供應和滿足我們的需要。親愛的弟兄姊妹,今日誰是你人生的牧者呢?

詩人在詩篇16篇4節中慨嘆:「以別神代替耶和華的,他們的愁苦必加增」。奧古斯丁曾經說:「我們是因著你而造的,除非能安息在你裏面,不然,我們的靈魂必得不著安息。」所以唯有以耶和華為生命的牧者,我們才能得著完全滿足,經驗真正的「一無所缺」。

兩年前,在互聯網上流傳著一本令人很好奇的書——《窮得只剩下錢》。這本書指出人有兩種需要。第一,生活的需要,就是人的衣食住行、功名富貴。第二,生命的需要,關乎人真正的平安喜樂、永恆的歸宿。如果生活富有而生命貧窮,則雖然豐衣足食,但人的心靈仍然空虛不安。因此又再驅使人努力去追求生活上的物慾,輕忽人的生命,結果循環不息,落入「窮得只剩下錢」的困境。

今天我們有沒有忽略屬靈生命的飢渴呢?阿摩司書八章11節:「人飢餓非因無餅,乾渴非因無水,乃因不聽耶和華的話。」惟獨神自己、以及神的話,能滿足人內心深處的飢渴。詩篇23篇2節說:「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不但是指神供應祂的子民生活上的需要,更加是屬靈生命所需要的靈糧!

奧古斯丁在《懺悔錄》中如此說:「主阿!你的聖善永是不改變,而我遲至今日才知道愛你。看哪!你在我裏面,我卻在外面尋找你,以別的事物填補我虛空的裏面,它們使我遠離你。」但願我們認定耶和華是我的牧者,得著完全的滿足!又願我們每日來到這位生命的大牧者跟前,得著屬靈的餵養,親密的相交,以致生命豐盛、一無所缺!

(二) 以神為嚮導,我一無所懼!(詩23:3-4)

第3節提到:「他使我的靈魂甦醒」。在希伯來的文化中,「靈魂」這個詞是指全人,包涵人的整個生命,即包括身體和心靈。「靈魂的昏睡」暗示詩人曾經迷失、誤入歧途。事實上,雖然大衛深被神所愛,但在他一生中經歷多次的失敗,在試探下全然跌倒,他不但犯了姦淫,而且還犯下謀殺罪。但是,大衞說耶和華「使我的靈魂甦醒」,顯示神將詩人從迷失中尋回、使他覺醒,身心靈得著復元、更新。

以賽亞書53章6節上指出世人「都如羊走迷,各人偏行己路。」親愛的弟兄姊妹,你和我的生命可能都有迷失離開神,在外面流浪的時候,直至神將我們尋回。祂使我們覺醒,靈魂得著甦醒,但願我們不再偏行己路,快快歸回祂的懷抱!神是我們生命的嚮導!「義路」的原文意思為正確的路。你能不能辨別那一條才是「正路」呢?

第4節指出羊跟隨牧羊人進入「死蔭的幽谷」。死蔭的幽谷不一定指死亡,亦可指極為危險的處境。想像你行經恐怖的幽谷,前面是無盡的黑暗、看不到出路,相信不免會驚恐失措。為甚麼詩人說「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呢?答案在下半節:「因為你與我同在」。詩人用「祢」字稱呼神,喻意是親密同行的關係。原來遇到危險時,祂由本來在前面引路,變成了身旁的嚮導,帶給詩人無限的安慰!

詩人說在死蔭的幽谷時:「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杖」就如一根木棍,用以保護、防衛、擊打猛獸。「竿」的形狀修長,頂端像一個圓鈎,當羊滑下深坑,竿的圓勾可以將羊從深坑中輕輕地勾出來。因此牧羊人的杖和竿代表保護與安慰。

雖然神沒有應許免去祂兒女的苦難,但神應許賜給我們承載苦難的能力。在人生朝聖之旅上,難免崎嶇難行,面對各種磨練、挫折,你有沒有認定上帝是我們的嚮導呢?以神為嚮導,我們便一無所懼!

(三) 以神為恩主,我一生委身!(詩23:5-6)

神除了是我們人生的嚮導之外,更是我們的施恩之主。撒母耳記上17章34-35節大衞曾對掃羅說:「你僕人為父親放羊,有時來了獅子、有時來了熊、我就揪著牠的鬍子,將牠打死。」試想猶太地的羊面對危難時,若是普通的僱工便會逃跑了,但大衛很愛他的羊,會出手相救。羊只要儘快投向牧羊人,便可立刻得到保護。

大衛一生中有好幾次面對掃羅凶悍的軍隊搜捕,他卻經歷上帝的供應與保護,安然享用耶和華為他擺設的筵席。當我們面對敵人的威嚇,我們會否失去平安呢?只要投靠在神的蔭庇下,神不但拯救屬祂的子民脫離危難,更為我們擺設筵席。

大衛在第6節宣告:「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這「一生一世」不只包括作為牧童的時期、戰勝巨人歌利亞的驚險時刻,也不只是他登基為王,極享尊榮之時,更加包括他一生黑暗和悲慘的日子!大衛犯姦淫,得罪了神。當他痛悔回轉時,他體驗到神對他的寬恕與接納。大衛年老時被親生兒子押沙龍篡奪王位,被追殺,被公開羞辱,他體會了無論行到何處,上帝的慈愛與恩惠都隨著他。

「隨著我」原文是「追趕」,意即是主動地追趕著詩人。套用現代戰略術語,「恩惠慈愛」就好像追踪導彈,一旦目標鎖定,無論目標如何移動,都一直緊緊追踪,直至追上。神樂意將恩惠慈愛追隨著我們!那麼面對愛我們、以重價救贖我們並賜下新生命的恩主,你又會如何回應呢?你願意一生委身於祂嗎?

(文稿由陳天悅老師提供,本堂潘艷霞姊妹整理。)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