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22年4月17日 上帝所揀選為祂作見證的人(路24:1-12)
盧淑娟牧師

多謝兒童天地的小朋友剛才大大聲宣告:耶穌已經復活了,這正是我們慶祝復活節的唯一原因!耶穌從死裡復活,是改變世界、改變歷史、改變生命的大事。你認為,怎樣的人才有資格去經歷和傳揚這大事呢?要忠心事主,要通曉聖經,要能言善道,又要勇氣百倍……?不過,當我們看見小朋友都可以被上帝使用,成為耶穌復活的見證人,你是否相信你也可以? 在復活主日,藉着今天福音經課路加福音24章1-12節,讓我們一同思想:上帝揀選什麼人為祂作見證?

在七日的第一日,安息日翌日的黎明時分,有好幾位婦女帶着香料來到耶穌的墳墓前。在耶穌被殺後,門徒都四散逃走躲藏了,只有這幾個忠心跟隨耶穌的婦人念念不忘,要為耶穌好好安葬。她們就等安息日過去,在天快亮的時候,立即來到墓前。在路上,她們可能七嘴八舌地商議:怎樣合力推開封住墓口的大石呢?怎樣分工解開裹屍布?怎樣為屍體塗上香料驅走異味?怎樣再重新為耶穌的屍首包裹好?怎樣做才把最大的尊榮給予主耶穌呢?不料,來到墓前,眼前的景象完全超乎想像:大石己經從墓前滾開了,墓中也沒有耶穌身體。她們又疑惑又傷心,她們的計劃都用不上了,現在不知怎樣才好。

這些婦女,包括抹大拉的馬利亞、約亞拿,和雅各的母親馬利亞,成了最先目睹耶穌空墳墓的人。空墳墓,是耶穌已經復活的證明,但她們完全不明所以。她們心裡只有耶穌死了這殘酷的現實,卻沒有耶穌復活這個顛覆現實的真相。直至兩名「衣服放光」的人出現,對她們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第5節)聽到這顯然是天使的說話,婦女才逐漸醒覺,耶穌真的已經復活了。天使又說:「他不在這裏,已經復活了。要記得他還在加利利的時候怎樣告訴你們的,他說:『人子必須被交在罪人手裏,釘在十字架上,第三天復活。』」(第6-7節)耶穌在生時,已預言這一切的事都要發生,只是聽到的人—眾門徒和這些婦女—一直都不明白,也不記得。現在,婦女們終於想起耶穌的話來,於是她們就從墳墓那裡回去,向十一個使徒和其他門徒講述這清晨發生的一切事。

在四卷福音書中,這些婦女都是第一批親身經歷並宣揚主復活的人。上帝竟揀選這些完全不合期望的人為耶穌復活作見證,實在令人費解!這些婦女既不能明白耶穌說過的話,又完全沒有想過耶穌真的現在復活了,而且情緒易波動,心靈又脆弱,要擔當耶穌復活的見證人這重任,實在太不像樣了。何況,在古代重男輕女的社會,婦女不受重視,也不獲信任,誰會相信她們的見證?連使徒也不相信她們的話,以為是胡言亂語。
人確實不會這樣揀選,但人算不如上帝算,上帝的意念比人的意念高。誰會想到,復活叙事中的婦女見證,真的證明了耶穌復活是真實可信的:因為如果耶穌復活是門徒虛構出來的故事,他們絕對不會把婦女編造成見證此事的人!所以,復活叙事有婦女的見證,證明這是可信的。

上帝揀選了這些被人輕視且不合格的人,成為主耶穌復活的第一批見證人。這些婦女既平凡,又卑微,又滿有生命的限制,但她們一心一意愛主和事奉主。當她們聽見和經歷了耶穌的復活,便由心而發地向人見證。與其他福音書不同,在路加的復活叙述中,婦女沒有被囑咐就主動去向門徒講述主已復活的消息。而且,從天使的說話,我們知道這些婦女當日也身在加利利,親耳聽到耶穌預言祂的受難和復活——這經歷原來不是門徒獨有的。現在她們終於想起來了,便就把自己所聽見、所經歷的耶穌復活傳揚開去。

我和你,與這些婦女,都是軟弱、卑微、不配的人。我們又是否願意與她們一樣,從心而發地見證主的拯救與復活?上帝施恩揀選不配的我們,成為耶穌復活的見證人。復活,就是上帝戰勝了死亡與罪惡權勢。復活,就是上帝以生命吞噬死亡,是新的開始、新的創造,把不可能變成可能,使不應該變為應該。上帝藉着耶穌的復活,賜予我們力量逆轉生命中的限制,使我們能不被自己的疑惑、怯懦和不信困住,能夠放膽向人見證主復活的大能。 

復活見證人例一:彼得與哥尼流(徒10:34-43)
這敍事的最後,提到彼得。他雖軟弱,但上帝仍選召他做復活的見證人。當其他使徒都不相信婦人的話,彼得卻沒有全然否定她們。彼得在過去的挫敗中,已經學懂了一些生命的功課:他知道不能對主說的話有疑惑,因為在三次不認主的事上,他醒覺到主所知道的多於他能夠理解的。所以,他親自跑到墳墓前去查看究竟。當他彎低身往裏面看,只見細麻布在那裡,屍體卻不見了。他眼看這些不尋常的事,心裡震驚,但又未能明白究竟,便心事重重地回去。他雖然沒有完全明白,也缺乏信心,但他確實踏出了信心的第一步。彼得與其他門徒都需要耶穌一再顯現,才能夠確信祂已經復活。

今天另一段經課是使徒行傳10章34-43節。那是在耶穌升天、聖靈降臨之後,彼得領受了上帝藉着異象的指示,去到羅馬百夫長哥尼流的家裡作客,並宣講福音。他這樣做,要鼓起百般勇氣,因為這是突破了猶太人不到外邦人的家、不與外邦人交往的規矩。他說:「我真的看出上帝是不偏待人的,…上帝藉着耶穌基督—他是萬有的主—傳和平的福音…。凡信他的人,必藉著他的名得蒙赦罪。」(34、36、43節)

哥尼流作為羅馬軍官,也象徵了帝國對猶太人的欺壓,但上主的慈愛竟然澤及這個羅馬人。現在,他不單是虔誠和敬畏上帝的外邦人,卻因歸向基督、領受聖靈,成為了上主的子民。福音恩澤萬邦的大喜訊,對於當天的猶太人與外邦人是何等震撼,今天我們可能難以想像。這一切都是上帝藉着耶穌的復活而成就的逆轉和復和。

彼得又說,耶穌被掛在木頭上死了,第三天,上帝使他復活,並「顯現給上帝預先所揀選為他作見證的人看,就是我們這些在他從死人中復活以後和他同吃同喝的人。」(41節) 彼得和與他同樣無知、小信、怯懦的使徒,竟蒙上帝的揀選,成為耶穌復活的見證人。我們知道,他們後來終身傳揚福音,並甘心犧牲一切,承受各種艱險逼迫,以至殉道。他們的生命有如此重大的改變,除了因為他們真實經歷了耶穌的復活,得着復活的新生命,實在沒有其他解釋了。

耶穌復活的見證人必須首先經歷復活,就是舊人死去,生命重生。這樣的人,不僅會宣講復活的真理,也會活出新生的樣式。雖然遭遇各種患難,或承受各種限制,他們仍然以生命見證耶穌復活的大能,傳揚福音。

復活見證人例二:蘇恩佩
我也想起另一個見證人——蘇恩佩姊妹。蘇恩佩姊妹是已故的突破機構創辦人,她於1982年4月11日的聖週六深夜安息,今年是她安息40週年紀念。她的一生短暫,四十多歲便安息,而且人生有超過一半時間是在病床中與癌症共存。但是,她以羸弱的身軀點燃了台灣、新加坡和香港的大專學生福音運動,又藉着文字、影音和生命關懷,把信仰活現在公共空間裡。成長於七、八十年代的香港青少年受惠於她創辦的突破機構的服侍,上一代的華人教會領袖也深受她生命的啟發和影響。對我來說,1999年停刊的突破雜誌,它的文字盛載着深刻的信仰和人生反思,陪伴我走過我的少年到大學時代,影響着我的信仰生命。

有人問她:你一個癌症病人為何要承擔這樣的責任和壓力呢?她說,因為不忍心看見年輕人的迷失。七十年代的香港經濟急速發展,卻衍生許多社會問題,年輕人無所依歸。時代的黑暗、危機的巨大,沒有使她裹足不前或轉身逃跑,她卻自問:「我能為這個城市做什麽?」。面對自身的不治之症,她也沒有被囚禁起來。她脆弱而剛強的生命為耶穌的復活作了佳美的見證,從上而來的力量使她逆轉生命中的限制,完成她在世上的福音使命。

主耶穌復活後,呼召每一個遇見祂的人去見證復活、服事眾人。復活的意義在大使命中顯明。基督徒不應只關心自己因耶穌復活而得到盼望,更有責任使更多人得着這盼望,延續復活在歷史中所彰顯的能力與震撼。復活主日作為復活期的開始,號召教會回到起初的身分。而教會存在的目的,就是要「記念」耶穌在歷史中所成就的事,並「記念」這些事的意義和重要性。教會蒙召成為復活的見證人,活出復活新生命,見證基督制伏邪惡和權勢。復活的信仰群體,成為了耶穌復活的重要憑證。

復活見證人例三:烏克蘭教會
烏克蘭在俄羅斯入侵近兩個月下,處境艱險,當地教會又如何呢?近期讀到一篇兩位烏克蘭牧師受訪的文章,他們細說教會如何在艱困和危機中繼續成為鹽和光。當前環境混亂一片,教會難以維持正常運作,既不能舉行主日崇拜,也付不起員工的工資,許多會友也都逃離首都基輔甚至烏克蘭國境。教會的行政垮掉了,不再是一個行政組織,但教會仍擔當聯繫和服侍工作。
在某天中午,烏克蘭所有宗派的教會都號召信徒一起祈禱。過去,不同宗派之間互不信任,但現在他們經常聚會,一起吃飯和祈禱,互相尊重。教會又努力協調服侍工作。牧師說:「我們的人到全國各地提供幫助。在基輔,我們去鼓勵防空洞裡的人和獨居公寓的人,送上食物,並支援他們的不同需求。又有許多信徒幫助難民越過邊境。每天早上我們聯絡教會裡的每一個人,詢問他們:在哪裡?安全嗎?一切都好嗎?我們專注於彼此服侍,互相鼓勵。有11個人為了避難,現在住在我們家中。」

我們是否期望復活在我們生命中發生?復活不單發生在歷史中某個時間和地點,也在我們裡面發生。願我們這個信仰群體活出復活新生命,成為復活的見證人,成為這個世代中耶穌復活的憑證。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