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21年9月19日 願作僕人(可9:30-37)
盧淑娟牧師

本主日的福音經課是可9:30-37。大家可留意到,經文裡沒有門徒的說話,只有耶穌的說話呢?當聽到耶穌的教導和提問,門徒為何一再沈默不語?若我們也聽見主耶穌的說話,會否一樣保持沈默?

在耶穌預言自己受難之後,門徒就不發一言。當時,耶穌與門徒正在前往迦百農的途中,他第二次向門徒預言受難:「人子將要被交在人手裏,他們要殺害他;被殺以後,三天後他要復活。」耶穌將要「被交在人手裡」,受難是出於上帝的主權,但也有人的責任,而有份的不僅是猶大、彼拉多或猶太宗教領袖,甚至包括這些抗拒耶穌身分、錯誤憧憬事奉前途和天國未來的門徒。

不久前,耶穌已第一次預言受苦:「人子必須受許多的苦,被長老、祭司長和文士棄絕,並且被殺,三天後復活。」(8:31)現在是第二次預言,之後還有第三次。耶穌一而再預言受難,為了使門徒知道祂是誰:祂是受苦的人子,也是勝過死亡、榮耀復活的主。門徒認清所跟從的是誰,才知道要怎樣跟隨祂、怎樣做門徒。然而,門徒的反應真令人失望。在第一次受苦預言後,彼得聽得明白,卻完全受不了,更強硬地向耶穌表示反對。(8:32)耶穌嚴詞斥責他,並說明作門徒的代價——「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來跟從我。」(8:34)

到了第二次預言,經文說「門徒卻不明白這話,又不敢問他。」(9:32)他們真的那麼笨,連這直白的話都聽不明白嗎?不,他們上次已聽明白了,現在只能更清楚。門徒不敢問,是因為心底裡不同意、甚至拒絕耶穌走上受苦的道路,更不願接受祂那受苦的呼召。門徒的心思和生命朝向與耶穌相反的價值走去。接下來發生的事,更說明門徒心裡在想什麼。當他們來到迦百農,進到屋裡沒有旁人之時,耶穌問門徒在路上議論什麼。他們好似被揭穿做壞事般,十分尷尬,不肯承認他們爭做「大佬」,於是再次沈默。

本來想一想自己在群體中的位置,好正常,沒有錯。不過,在耶穌預言即將受死之時,門徒卻只關心自己的權位和身分,為「誰最大」而爭吵,就顯得非常荒謬和不堪。門徒的確很不濟、很失敗,但我們何嘗不是「五十步笑百步」?我們在門徒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麼?

雖然門徒的表現令人失望,但耶穌沒有放棄他們。耶穌利用這個時機,衝突的背景下,耶穌就地取材去教導門徒關於做門徒的真理。耶穌對他們說:「若有人願意為首,他要作眾人之後,作眾人的用人。」在上帝的國度裡,職分有大小、地位有高低。不過,職分和身份,不是一種權利,而是一種責任,不為個人的利益,卻叫人甘於卑微、服事眾人。成為「領袖」,等同於成為「僕人」。世人看重權力階級、財富和能力,上帝卻看重捨己的服事。

不久之後,耶穌親身作了示範,就在祂走上十架前的夜晚。當時,門徒為主耶穌預備好逾越節的筵席,萬事俱備,只欠一樣:誰為眾人洗腳呢?洗腳是最卑微的人做的最卑微的工作,當然是門徒當中最小的去做吧!但誰肯成為最小的呢?門徒就那樣坐着,滿腳塵土,你望我望,心裡盤算,氣氛尷尬。然後,耶穌起來,拿起手巾,在盆裡倒水,作了他們當中最小的,作了他們的奴僕。耶穌這樣做,重新定義了什麼是「大」。最大的服事最小的,位尊的做最卑微的工作,這是耶穌所示範的愛而捨己、願作僕人的服事。

在信仰群體中,沒有人是核心人物,也沒有人無足輕重;人人都要彼此服事,更要接納被世人看為卑微的邊緣分子。主耶穌要屬祂的人設身處地去關心那些最微不足道的人和事,甚至讓自己也成為微不足道的人。
耶穌以實例教導他們,讓一個小孩子站在門徒中間,把他抱起來,對門徒說:「凡為我的名接納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納我;凡接納我的,不是接納我,而是接納那差我來的。」(9:37)古代社會的小孩子,不是我們今天認為的如珠如寶。事實剛好相反,在古代小孩不受重視,他們脆弱、無助、微不足道。我們要從這背景來理解耶穌的話。所以,耶穌教導我們「接待小孩子」,不是要我們去愛惜本來已備受關注疼愛的小朋友,卻是要我們接待當時「小孩子」所象徵的人,就是那些被人輕視、脆弱無助的人。

耶穌在門徒面前把這樣的人抱起來,告訴門徒:接待這樣的人,等同於接待耶穌,也等同於接待上帝。耶穌要扭轉門徒的世俗價值觀,要他們脫離大小之爭,不再自我膨脹,也不為權位利慾擺上生命。相反,門徒要甘心成為眾人之僕人,要張開雙臂去接納軟弱卑微的人。

願作僕人,給我們帶來真正的自由。在經典靈修著作《靈命操練禮讚》中,作者傅士德(Richard J. Foster) 說,服事使人拒絕這世界關於晉升和權柄的遊戲規則,消除我們對「尊卑等級」的需要與慾望。我們要分清楚什麼才是真正的服事。若然是靠着自己的能力和籌算去服事,追求做「大事」、要得到注意和稱讚,而且非常介意結果的,那並不是真正的服事,只是自義的服事—以我為中心的服事。真正的服事,是來自服事者與上帝相愛相連的關係,是因為受到上帝的敦促感動而做。「大事」與「小事」在他眼中沒有分別,有上帝的讚賞他已心滿意足,不用尋求人的關注。他不會計較結果得失,僅僅因有份於上帝的工作而喜悅。這就是真正的服事。

自義的服事披上了敬虔的外衣,內裡的核心卻是個人的榮耀,使群體分裂和敗壞。真正的服事卻能夠建立群體,使眾人凝聚合一,受醫治得陶造。畢德生牧師(Eugene Peterson)是知名的聖經學者、靈修作家,又被譽為「牧者中的牧者」。他在自傳中分享兩則小故事,當中上帝促使他和他所服事的白人中產教會學習接待的功課。藉着服事最小的一個,以基督的愛與謙卑除去偏見,活出主的憐憫和捨己的愛。

先是一對無神論者夫婦來教會叩門。他們為了培養兒女有良好的品格,舉家來教會聚會。這對夫婦態度冷漠,與人保持拒離,菱角尖銳,但畢德生牧師給予他們尊重、空間和友善的接待。多年來,每逢到了崇拜中的「認信」禮序,那丈夫都緊閉雙唇,不肯隨眾誦讀。但在某天,他竟開口讀出使徒信經的第一句。後來,他逐漸一句一句地加上,直至完完整整地認信三位一體的上帝,並且受洗歸主。過了一段日子,他妻子因癌病驟然離世,他半年後又失業,經濟結据,無力供樓,居所被沒收。牧師和幾位會友自發接待這一家,把他和幾名年少兒女分別接到家中暫住,給予安慰鼓勵,分享日用所需,讓喪母的孩子得到家庭溫暖。這一家遭逢不幸,卻在眾肢體的愛心接待下能夠站起來,重新出發;這事更促使這中產教會大翻轉,會眾變得更有基督的心懷,願意接待卑微和邊緣的人。

有一天,畢德生牧師收到一個求助電話,請他去幫助一名想信耶穌的前毒販,那人服刑期滿,並已戒毒,希望重過新生活。牧師定期約與他傾談,帶領他一步步認識福音,他也開始返教會聚會。不久,因着他的轉介和見證,愈來愈多戒癮者進入這教會,甚至其中一人初次踏足,為了遇上這麼多舊相識而驚訝不已。從牧師到會眾,教會一起學習接納邊緣人和款待卑微者,讓他們中間沒有人被視為異類和毫無價值的,不同背景和階層的人能一同敬拜,學習成為彼此的僕人,使這群體在社區中活現主耶穌的憐憫和捨己的愛。

我們深知,接納軟弱人、服事卑微者,絕不容易,因為它挑戰我們的安逸、偏見和自我中心。我們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一個衣衫襤褸、混身臭氣的無家者來到聖堂,坐在你身旁,你會如何反應?你願意打開教會的門迎接他,願意與他同坐毗鄰,願意向他點頭問安,以看平常會友的眼光來看他嗎?

但願當主耶穌與眾天使榮耀降臨,坐在榮耀的寶座上時,祂會這樣對我們說:「你們這蒙我父賜福的,可來承受那創世以來為你們所預備的國。因為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流浪在外,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獄裏,你們來看我。…這些事你們做在我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34-36、40)
誠心所願!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