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21年3月21日 我們想見耶穌(約12:20-33)
胡健斌宣教師

今天是禮賢日,是禮賢會來華174週年的會慶,按照區牧的編排,講道經文是約翰福音12:20-33,題目是「我們想見耶穌」。領人見耶穌是一種嘗試,我們要成為福音使者,成為中介人。

一、嘗試:福音使者,恩澤天下
約12:20-21描述有希臘人來到耶路撒冷過節,他們請求伯賽大人腓力說:「先生,我們想見耶穌。」於是腓力找安得烈,希望他轉告。約翰福音多次描述腓力與安得烈轉介人去見耶穌。腓力將耶穌引介給朋友拿但業,安得烈引介兄弟彼得見耶穌;在五餅二魚的神蹟裡(約6:1-13),腓力計算餵飽五千人究竟需要幾多錢後,安得烈就是那引介帶了五餅二魚的小孩子到耶穌面前之使徒!事實上,他倆並不多言,留下來的事蹟也不多,只相傳安得烈被釘的十字架為「X」形,從此這形狀的十字架就被稱為「聖安得烈十字架」。他們默默耕耘,將人帶到主耶穌面前,而今次更首次將福音帶給非猶太人。

禮賢會在華建立174年,昔日很多宣教士與信徒默默耕耘,縱使環境惡劣,仍努力嘗試,把人引介到主耶穌基督面前。其中,先賢鐵威臨牧師最初來到中國事奉,原是學客家話,據說他講得十分流利。但是後來母會決定停止客家話的事工,於是他轉學廣府話,可惜成績卻強差人意,別人聽不明白,但是他不放棄,繼續努力傳道,不斷嘗試。經過十五年,直到1895年,王謙如牧師受邀到逕背鄉講道,他邀請鐵威臨牧師同往傳福音。據說,當時在場有一百名民眾,鐵威臨牧師用其不靈光的廣府話講道後,很多人聽後竟信主了。這事後很多鄉民信主,到1898年另一名德國傳教士李宣崇牧師在逕背建立第一間福音堂,周邊村落許多信徒在此聚集開展福音工作。逕背福音堂日後培養出許多對教會發展有重大貢獻的人物,包括九龍堂第一位按立的牧師,即是曾在灣仔堂事奉多年的羅彥斌牧師。那位講話不靈光的鐵威臨牧師把福音帶到逕背鄉,所以才有羅氏家族信主並在禮賢會中傳承下來。

鐵威臨王謙如兩牧就似腓力和安德烈,將人帶到耶穌跟前。我們做福音工作,不知道何時才有果效。鐵威臨牧師就是一例,等了十多年才有一些果效,而再不夠兩年,他便離開世界!弟兄姊妹,無論得時不得時,務要傳道,作福音的使者。責任已交付給我們了,所以我們要嘗試,將人帶到主面前。

二、犧牲:麥子比喻,破殼而出
約12:23-26用麥子的比喻提到人子的榮耀:祂死了,卻是得勝,並得榮耀;這引申到我們事奉上主的應有態度。這次耶穌向希臘人講道可說是歷史上的首次。希臘人是有文化、有條理的人,早期的神學思想,是在希羅文化下發展出的一套理性思維建構下的神學傳統。耶穌用麥子與生命的比喻,希臘人能夠清晰明白其中含有的弔詭。主耶穌將自己比作一粒麥子,麥子落在地裏死了,這個「死」絕不是單純的死,而是有付出以致有收穫,有投資使得能獲利。第24節的「麥子」,中文聖經翻譯少了一個重要的字「種子」,原文(Kokkos)是一粒「小麥的種子」,是有生命的種子。它被埋在地裡為要發芽生長,種子不見了,卻是生命的開端,不是生命滅沒於塵土。種子「死」的實際意義,就是指那個包裹着麥子生命的外殼破裂,外殼若不破裂,麥子雖可保持完整但事實上是死了,不會長出許多子粒。

耶穌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意即祂將死而復活的時候到了,祂要藉十字架之死,進行救贖工作。在人看來祂被釘死十字架是羞辱,在祂看來那正是祂的得勝。無死亡,便不會出現復活,無法展示得勝!耶穌用這比喻進一步詮釋生命喪失與保存的弔詭,闡述祂的榮耀與我們服事祂跟從祂的關係。當耶穌基督在死裡復活,我們作為服事祂的人,同樣有這起死回生之力量。主耶穌指示我們這服事祂的人,要像祂那樣落在地裏死了並結出許多子粒,祂藉十字架使千萬靈魂得拯救,成為歷代以來的人生命之糧。同樣,我們也必須經十字架才進入榮耀,見證祂的恩典,才能結出生命的子粒來。

禮賢會來華的傳教士差不多有兩百位,其中不乏將生命完全獻上,甚至喪掉生命的。其中,出師未捷身先死的,有傳教士薛大姑。她在1933年的一場長洲火災中,因點油燈時搶火爆炸而活活燒死,年僅三十歲,葬於香港墳場。還有柯士德牧師,來華半年便死了,歷史檔案中連照片也沒有,只留下簽名一個。但他的死卻激發胞弟立志要完成哥哥未完的宣教夢,家族中興起幾個人到美國宣教。另一位是1865年來華的胡恆牧師,據說他來了一年不夠便在福永染瘟疫病逝。但是福永的福音事工沒有停下,更是禮賢會來華工作的一個重點地方。還有,懷慈姑娘在1950年坐機動舢舨渡珠江往廣州赴婚禮,被巡邏的戰機誤作敵軍的機動舢舨,便以亂槍掃射,船上九人慘死於珠江。經幾番交涉,才能討回屍體安葬。這些傳教士或出師未捷身先死,或慘烈殉道,但福音的生命不因他們的死亡而完結。求那使生命突破的聖靈帶領我們,經歷苦難、失望和死亡中,「突破」一切舊生命的「硬殼」,使那原本已種在心田裏的新生命長大強壯起來。
 
三、認清:此時此地,愈顯主榮
約12:27-33顯示聖子耶穌的憂愁,在這「榮耀上帝的名」的時刻,祂經歷人性的掙扎,問:「父啊,救我脫離這時候」。於是有聲音從上而下,強調一切都是上帝的榮耀,而且愈來愈榮耀。這是耶穌的神性與人性的展現。但旁人似乎不能理解,各有不同的反應:以為是「打雷了」,或「有天使對他說話」。耶穌回答說:「這聲音不是為我,而是為你們來的。」因為耶穌基督要吸引萬人來歸祂的時間到了。我們或不明白甚至誤解了生命中上帝的心意,正如聖子耶穌那時刻也有憂愁和掙扎,但是上帝已經透過聖子耶穌基督,在此時此刻聯繫到永恆,這永恆就是榮耀的生命。

我在德國讀書的時候,所住的那街上有一棟1676年建成的古樓,上面寫上「唯獨上帝是榮耀」(Soli Deo Gloria)這句教會改革年代的口號。當我們認知,只有上帝是榮耀這個事實,才能展開真正有屬靈意涵的生命,去實踐使命。上帝是榮耀,使我們知道福音不只是將來的事,此地此刻也是屬於上帝的,我們要交託主,實踐上帝的使命。

禮賢先賢花之安牧師被譽為十九世紀最偉大的漢學家,他滿有幹勁,著作繁多,就如禮賢會於1873年出版的《馬可講義》,時至今日仍然是重要的馬可福音詮釋書。這偉大的牧者也曾經歷危難、受誤會、因神學爭議而被迫轉到其他差會服侍。他認定一切是上帝的心意,而不是由自己控制。他的遺言是:「我實在不知道主上帝甚麼時間會呼召我離開這世界,到達天家!我只希望重申一點:在世人的救主耶穌基督中,只要滿帶喜樂的信心,認定祂賜下豐富的恩典,知道透過聖靈已經預備了我。我將會離開這個充滿禍難的世界,上帝國的榮耀就是我的盼望!」弟兄姊妹,我們有不同的經歷,有失落或不明白的時候,但主有祂的心意、祂的預備,為的就是叫我們此時此刻能看見將來上帝國的豐富、經歷祂的榮耀!

總結
今日的經文讓我們看到福音使者怎樣第一次嘗試把福音傳到外邦人;想到耶穌所講麥子破殼而出的比喻,叫我們如何犧牲事奉,並透過認識此時此地就是彰顯主榮耀的地方,讓我們認清上帝的心意。求主幫助我們。今年是灣仔堂成立七十週年。灣仔堂的經歷也好像麥種破殼而出,見證上帝的榮耀。灣仔堂成立之初,正值中國大陸風雲變色,時局轉變下,原屬禮會區會之深圳堂被迫斷聯,灣仔堂的成立正好填補一堂之缺(區會須由至少三間堂會組成),讓區會能延續落去。當年的灣仔堂是教會合一的使者,讓人看見上帝的榮耀。前一段日子,灣仔堂曾有一些傷痕,但我深信恩典夠用,上帝仍然願意灣仔堂的每位弟兄姊妹,見證祂的榮耀!願望我們都成為福音的使者,領人見耶穌!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