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20年12月27日 差傳路上的好伙伴(腓4:10-20)
小鴿子宣教士

今天,讓我們透過腓立比教會和保羅之間的互動關係,一起學習如何在差傳路上作個好伙伴。
 
中國古代軍隊每十名士兵共用一火煮食,同火者互稱「火伴」,後來文字上演變為「伙伴」。伙伴關係密切,為同一目標共赴生死,而腓立比教會和保羅正是如此關係。不是所有教會與保羅的關係都是這樣,保羅很坦白地為這獨特關係感謝腓立比教會物質上的供應:「我靠主大大喜樂,因為你們關懷我的心如今又表現了出來;其實你們一直都關懷我,只是沒有機會罷了。」(腓4:10)。保羅不像當時巡迴哲學家吹噓自己的成就,吸引聽眾在財政上支持他們。相反,他只會祈禱向父上帝求,又用自己的能力去織帳蓬,賺錢支持自己的同工隊,使人可以免費聽福音。這也是很多憑信心的差會的信念。直到今天,我的差會仍遵照創辦人戴德生教導:所有工作都以信心為原則,不募捐、不舉債。同時,差會與時並進,除信靠真神,更加上:同擔使命、勇闖邊陲、道成肉身、配搭事奉、工場主導和多元合一。差傳工作需要工人、教會、差會、工場及眾多羣體間的互動和合作。
 
一、 不斷學習的保羅(腓4: 11-13)
宣教士並不是靈命特別高超的聖人,他們與一般信徒分別不大,都是做主的門徒。門徒,意即學生,是基督耶穌的跟隨者,聽主話,跟主走,不按自己的意慾事奉。這是一生都要學習的。
 
在這裏,保羅說他也在學習,學習在事奉中如何面對不同的境況。「我並不是因缺乏而說這話,因為我已經學會無論在甚麼景況都可以知足。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任何事情,任何景況,我都得了祕訣。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4: 11-13 )保羅曾是一個職場宣教士。他白天工作,晚上及假日預備講章、講道、培訓、探訪等等一般傳道人做的事。他的工作量等同兩三個人,這樣工作不會倦嗎?當然倦,只是每次看到有人對福音有回應和行動,那份喜悅足以叫他忘卻疲累。他因福音工作被關在牢獄中,失去自由,甚至可能受獄卒的虐待。監獄環境惡劣,囚犯甚至難以站立活動,吃飯、睡覺、保暖都成問題。保羅也是人,怎會沒有埋怨?保羅說:「我已經學會無論在甚麼景況都可以知足」,他說「學會」,可見他本來是不知足的,他的知足也不是一天煉成。
 
我有類似的經驗與大家分享:由於K國事工大部份時間只得我一人帶領工作,禮賢會給予的經費有定額,差會亦不容許我對外募捐。每次做下一年的預算時,大多是赤字,難道要裁員和減少事工項目?起初我常發怨言,有時候更大發脾氣。但經過二十多年的事奉後,我經歷上帝的奇妙供應:有時是當地貨幣貶值,使同等的港元變成大幅度增加的本地金額;有時上帝感動人透過短宣隊帶來額外供應;更有如今年,上帝藉停頓實體活動,減少開支,而新增的事工成為收入的新來源。主的恩典非常奇妙,這些都是我們無法預料的,我也學會了安心和知足。這種知足不是靠人的意志去刻己,而是從日積月累與上帝同行的經驗中慢慢學會的秘訣,就是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以致凡事都能做。
 
故此,請您們繼續為宣教士、牧者、長老和執事祈禱,求主讓他們成為不斷學習的事奉者,又願上帝興起新的事奉者。
 
二、 廣傳福音的教會 (腓4: 14-16)
有宣教士保羅,也要有支持他的教會,事奉才能長久。真正能感動人的是信徒間超乎尋常的彼此相愛的心。熱心宣教的腓立比教會並不富有,除了呂底亞姊妹,會眾多是低下階層。「他們在患難中受大考驗的時候,仍然滿有喜樂,在極度貧窮中還格外顯出他們樂捐的慷慨。」(林後8:2)他們這樣做不是因為要滿足保羅的要求,而是照上帝的旨意先把自己獻給主,然後供給宣教同工。所以保羅在腓4: 15-16說:「腓立比人哪,你們也知道我開始傳福音、離開馬其頓的時候,在收支的事上,除了你們以外,並沒有別的教會和我分擔。就是我在帖撒羅尼迦,你們也一再差人來供給我的需用。」他們主動用不同方法支持保羅,出錢出力,差派探訪隊、短宣隊把他們的捐獻帶到保羅那裏,又與他同工作福音工作。
 
教會成立的目的是傳福音到地極。主耶穌把天國的鑰匙交給教會,凡教會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教會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太16:19)福音的對象,有同文化的、在近處的,也有跨種族、跨國界的。感謝主,灣仔堂在跨文化差傳的事上也有了起步:除了禱告和金錢奉獻的參與外,曾兩度派短宣隊到K國參與事奉、接待K國來港的Andrew 牧師在教會內居住一周,且讓回港述職的宣教士借用教會的地方作辦公室。盼望大家在往後的日子中可以在差傳的路上多多發揮您們的恩賜和創意,叫主的心得滿足。
 
三、 多結果子的工場 (腓4: 16-17)
基督工人的責任只是照著主給各人的恩賜去撒種、澆灌,惟有上帝才能使道種在人心中發芽生長。當保羅和他團隊無奈被腓立比地方政府要求離開,他們到了帖撒羅尼迦。在那裏,保羅根據聖經與他們辯論,講解和說明基督必須受害,從死人中復活(徒17: 2-3)。耶穌就是他們一直等候的基督。主的話感動人心,有些猶太人及許多希臘人和尊貴的婦女都相信耶穌了。不過,有上帝工作的地方便會有撒但的工作。那些不信主的猶太人因著嫉妒,勾結市井流氓,煽動全城的人製造動亂,誹謗保羅團隊要顛覆羅馬政權,又控告那些收留他們的初信主基督徒。當地的官員要耶孫等人交罰款,保羅團隊也被送走。
 
即使保羅團隊在帖撒羅尼迦只工作了幾個星期,因著腓立比教會的多次支援,主的話在當地被傳開,有人加入主的大家庭。因此,保羅在帖撒羅尼迦結的果子,也是腓比立教會的果子。在擾亂困苦的日子中,只要上帝的工人繼續工作,上帝的榮耀便繼續在各地彰顯。在限聚令下,教會於聖誕節不能作實體崇拜,但灣仔堂仍能照常舉行洗禮。同樣地,雖然疫情使民生經濟大受打擊,但Andrew牧師及其他牧者告訴我,當他們帶著外國弟兄姊妹的捐贈去作救濟工作時,或是我的同工為腦癱兒童辦硬地滾球隊時,都有人願意歸信基督,感謝主。
 
四、 三重身份的同工 (腓4: 18-20)
最後,我想與大家分享信徒宣教士的重要。以巴弗提可算是信徒宣教士的先驅:他負責作信差,把腓立比教會給保羅的物資帶到保羅那裏(參腓4:18),又留下來幫助保羅。他每天做的可能只是買菜做飯、送飯、清洗衣物,讓保羅保持身心健康,繼續在監獄中向看守者傳福音,「以致御營全軍和其餘的人都知道我是為基督的緣故受捆鎖的」(腓1: 13)。
 
保羅稱讚以巴弗提是他的弟兄、同工、戰友。宣教工場中需要更多這類的信徒宣教士,就如我的家庭服務中心需要中英文老師、輔導員的協助;明年開始動工的家庭營地更需要大量專業人才。弟兄姊妹,您願意奉獻一個星期、一個月、一個暑假、一年的時間去工場服侍上帝嗎?灣仔堂又願意成為差遣信徒宣教士的教會嗎?
 
總結
今天,我邀請大家學效腓立比教會及保羅,如麥慧文長老所說一同共舞,來跳宣教舞。來吧,讓我們成為廣傳福音的教會,差出更多願意不斷成長的宣教工人及甘心樂意做宣教士助手的信徒宣教士,以致更多工場可以多結果子,榮耀歸主名。
 
(由本堂唐偉豪弟兄筆錄,未經講員審閱)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