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20年9月6日 流淚撒種者的歡呼(詩126:1-6)
蔣文忠博士

感恩在教會青年主日分享上帝的話語。今天是傳統開學後的第一個主日,但今個學年不一樣,因疫情未減退,很多事情都變成了「新常態」。求主幫助加力,讓學校同工、老師、校長及家長都能照顧好孩子及青年學生,在這個充滿挑戰的環境下去迎接新學年。

今日信息經文是詩篇126篇,大家都熟悉的流淚撒種者圖像。「當耶和華使錫安被擄的人歸回的時候,我們好像做夢的人。那時,我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那時,列國中就有人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耶和華果然為我們行了大事,我們就歡喜。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這些被擄的人歸回,好像尼革夫的河水復流。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歡呼地帶禾捆回來!」

詩篇120至134篇被稱為「上行之詩」。上行之詩是朝聖者預備登耶和華的山(錫安山)迎見上主時吟誦的詩歌。他們要預備心靈,手潔心清地去迎見主,同時省察自己的過犯,一邊行一邊為自己禱告。聖經學者認為,上行詩是被擄者歸回國土家鄉時會唱的詩歌。

這詩篇的背景:猶大亡國70年後,被擄者得知可以回歸故土。這七十年可不算是一個短時間。試想像他們年輕時被擄,到回歸時都已是老人了。他們早已習慣了異邦的生活,適應了當地的文化教育,甚或語言也改變了。所以當他們聽到要回歸時,想到要離開早已習慣了的一切,心情十分複雜矛盾,難免感到忐忑不安。這首詩沒有刻意交代當日的處境,這種「去處境化」的表達,讓讀者可以不受歷史限制,隨著聖靈的感動,投入它的圖像,引導我們按自己身處的環境,抓著共鳴感,去明白詩人與主的關係。

整首詩篇可以先分成兩個大段,之後再分析其內容結構。
第一段 (1-3節之圖像):憶述上帝意想不到的作為
僅憑第1節的「當」字及第2節的「那時」這兩個字詞,我們沒法知道是什麽處境,什麽時候。經文刻意地去處境化,衹憶述上帝意想不到的作為,帶出一個意境「好像做夢的人」這個圖像。而第2節及第3節重複了「耶和華行了大事」之句,衹是兩句的意思略有不同。第2節是由外邦人說的,而第3節則是以色列人自己說的。

第二段 (4-6節之圖像):確信上帝將要成就的作為
很多人說詩篇都是祈禱詩,但這篇真正的禱文是第4節。他們帶著信心為即將發生的事祈禱,圖像就是「復流的尼革夫河水」。原來猶大南端接壤埃及的邊塞乃是曠野荒漠地帶,非常乾旱,但每年都有季節性的暴雨,瞬間使河水泛濫暴漲。圖像代表了他們希望上帝的作為好像洪水般霎時湧現,充滿著上帝的榮耀與恩典。第5-6節是「流淚撒種,歡呼收割」的圖像。那撒種者是流淚帶著種子出去,喜歡地帶著禾捆收成回來。意思是被擄的群體的心境好像背負著重擔去出,也背負著另一種情感壓力回歸。

第一段:憶述上帝意想不到的作為(1-3節)
第2節用了很多重覆的字句「滿口喜笑、滿舌歡呼」;第3節「我們就歡喜」這是何等歡喜快樂的場面,那種出乎意外的喜樂就好像做夢一樣。詩篇提到列國的反應,他們說「耶和華為他們行了大事」。連一向幸災樂禍的敵人都說出這樣的說話,所以當猶太人聽到外邦人都如此說的消息傳回來時,這意想不到的驚喜使他們快樂到好像做夢一樣,更加確信耶和華果然為他們行了大事。

香港過去一年多經歷了社會運動事件、新冠病毒疫情,大家都希望能盡快回復以前的光景,期待可以出外旅遊,享受美食的歡愉等等。曾聽年青人說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情緒非常低落,十分抑鬱,過著沒有盼望的日子,感到非常無助。就連上帝的作為臨到他也不相信,直至有人告訴他在他身上有上帝奇妙的作為,那時他才相信從而感到快樂。他的情況就好像當日被擄群體經歷那種真實的信仰經歷,那種猶如發夢中了頭彩一樣的快樂。

這些年頭大家可能多了關心青年人的狀況並為他們禱告,願意與他們同行,支持他們生命的成長。我們FES(香港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去年六月開始推動聆聽運動,到今年暑假,分別用八福的經文及詩篇的情感製作了兩款聆聽卡,希望作為一種與青年人溝通的工具,藉此打通與年青人對話的空間。透過這種遊戲平台,讓他們容易表達自己,願意跟我們分享。

與人同行需要有一份聆聽的心,聆聽他們的內心掙扎、生命的故事。雖然不能立時解決他們的問題,但藉著卡上的經文,潛移默化地引導他們。讓他們覺得有共鳴,漸漸對我們產生信任。然後邀請他們去讀八福及詩篇的經文。當人的心打開,便見到上帝奇妙的工作。他們會親身經歷上帝的臨在、上帝話語的信實,使他們的生命得以改變,重新得著力量和盼望。

第二段:確信上帝將要成就的作為(4-6節)
我比較喜歡呂振中譯本用「恢復我們的故業哦」翻譯第4節。到底焦點放在整個國度的復興呢?還是期待一群生命再次經歷繁榮昌盛呢?其實兩個焦點角度都是可以的,歸回及恢復都是他們所祈求的。

對於第5-6節流淚撒種者的喻意,可能我們不太熟悉農夫撒種的工作,但卻知道農夫是沒法掌握收成結果的。無論是猶太人的被擄歸回,或今天我們與年青人同行的牧養工作上,與這個流淚撒種者的圖像都很相似。流淚是悲傷沉重的表達,撒種者在撒種過程中會思念生命及死亡、人生的困苦哀傷。梵高的名畫《夕陽下的撒種者》中農夫用堅定的手將袋中的種子撒下,這是他的工作。我特別留意到他背後的夕陽發出有力的光芒,彷彿告訴我種子在陽光照耀下必然落在好土裡得以發芽成長。這陽光代表上帝的保守,種子離開撒種者的手時,上帝便保守種子發芽成長。我們牧養青年時都要有撒種者的胸襟,祇管忠心工作,將青年人像種子般交付上帝手中,深信祂會完成手裡所作的工,不必計較會由誰人去做收割的工作。

總結今天經文的教導,再思人的作為與上帝的作為之關係。我們並非要兼顧上帝的工作,上帝也不是交了工作給教會後便不聞不問。事實乃是上帝使用我們,並由祂去成就一切的工作。上帝的作為未必顯而易見,但若我們信心的基礎與確據建基於上帝,便會像昔日以色列人祈求上帝恢復家業,今天也祈求上帝讓香港、教會牧養工作能繼續向前走。確信上帝有奇妙作為,賜下恩福給我們。今天的景況下你是否覺得一片黑暗?但我確信黑暗之後必復光明,祇要守好手上的工作,必能面對今天光景而懂得怎樣自處。因為上帝有乎出人意外的工作。 
                       
疫情期間我探訪了油麻地一間教會,他們一直都做很多社區工作。由初期低價購入即將過期的麪包分派給街坊充饑,後來進展到派飯送暖行動。疫情下在教會簡單烹調製作飯盒,以供應更好的食物給街坊。然而,教會樓上有人確診染疫後,長執基於安全理由停止聚會,周三不再作派飯的「送暖行動」,改為致電街坊去更掌握其基本需要,在有限的資源下派發適合的物品去關懷他們。在限聚令期間,很多「麥難民」無家可歸,傳道人便聯絡有關機構及社工尋找有良心的業主,為這群露宿者提供短期的棲息地方。一位受助者手持電視遙控器,雀躍地表示終有機會能自主選看電視節目了,這激勵他要發奮、自力更生,爭取較好的生活條件。看到這個見證我十分感動,那教會不單祇因逆境加強了服事團隊的工作,也激勵了受助者的心,改變生命。這些都是上帝意想不到的作為,使用我們微小的力量,給人出乎意外的祝福!
 
(由本堂潘艷霞姊妹筆錄,未經講員審閱)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