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20年8月30日 反叛的勇氣(士15:9-20)
張智聰博士

一、引言
提起參孫,或許弟兄姊妹首先想起的是《霸王妖姬》(Samson and Delilah)。參孫與大利拉的故事為人熟悉,他的形象也因此定型。今天,我想分享一個大家可能不太熟悉的段落,這個故事大概讓我們更明白參孫和他的同代人是怎樣的人。

士師記第十四章與十五章中,參孫分別擊殺了三十個和一千個非利士人。這兩件事之間還有其他事件。參孫想要回他的妻子,岳父卻已把她嫁給其中一個伴郎。參孫非常憤怒,放火燒了非利士人的田地。非利士人非常憤怒,放火燒了兩父女。參孫非常憤怒,又擊殺了一批非利士人。從這些事件,我們發現參孫的存在是為了擊殺非利士人,轄制以色人的非利士人被參孫逐一擊破,而非利士人又因此要報仇。

二、接受轄制的猶大人
到今天討論的段落:十五章九節,非利士人來到猶大利希,猶大人很緊張,問他們何以上來攻擊自己。非利士人道明來意:「我們上來是要捆綁參孫,照他向我們所做的對待他。」(士15:10)猶大人非常聽話,去找參孫。留意猶大人看見參孫時說的第一句話:「非利士人轄制我們,你不知道嗎?」(士15:11)意思是「你和我們同樣清楚非利士人轄制我們,這是大家都接納的事實,你不可能不知道。」猶大人想的是:「我們是被轄制的,非利士人不可招惹,大家有共識,不能嘗試推翻這轄制。」在士師記中,「轄制」二字曾在第八章出現。基甸在各戰役中獲勝後,以色列人請基甸和他的子孫治理他們。基甸對他們說:「我不治理你們,我的兒子也不治理你們,耶和華會治理你們。」(士8:23)原文中,第八章的「治理」和第十五章的「轄制」是同一字。以色列人曾經深切感受過,真正治理他們的是耶和華,並不是任何外族或政治權勢。

可是來到參孫的時代,猶大人對耶和華治理的認知已經拋到九霄雲外。他們的共識是「非利士人轄制我們,你不知道嗎?」「你向我們做的是甚麼事呢?」通俗來說就是「你不要連累鄰里!為何要挑釁非利士人呢?」猶大人帶三千人捉拿同族人參孫,也不願帶三千人與非利士人決戰,為甚麼?猶大人已經認命,覺得反抗也沒用。猶大人幾乎將非利士人的話重覆了一遍,對參孫說:「我們下來是要捆綁你,把你交在非利士人手中。」(士15:12)他們如同收到指令,乖乖聽命做事。或許他們一開始曾經和非利士人對壘,不過太多慘敗,慢慢放棄了扺抗,接受命運,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族人,只為求取生存的空間。如果你活在這樣的時代,會有怎樣的想法?

三、與別不同的參孫、回應年代的方式
參孫不是這樣的人。他是整個時代唯一有膽量與非利士人較量的人。參孫是士師記中唯一不曾帶兵與敵人對戰的士師。為何不帶兵?可能是在參孫的時代根本沒有人和應他,因為人人都認命。參孫是士師記中唯一由上帝從母腹中指定他生來作士師的,其他士師都是上帝從現有以色列人中挑選出來。為甚麼呢?因為在那時代子民中沒有人選,沒有任何一人想要反抗。我們開始明白,為何在眾多士師中,只有參孫是天生異稟、骨格精奇的練武奇才。因為上帝明白,在這個時代,單打獨鬥的士師不能沒有多一點能力。誠然,參孫是唯一受託反抗現實的孤獨士師。如果你認識弟兄姊妹又能領詩、又能講道、又能帶主日學、又懂電腦、又能照料孩童和長者,這或許值得稱許,但也可能顯示沒有人幫助他,所有事情都是他負責,而他只好成為這樣的人。

前兩天是神學院新學年的開始,舉辦了導向營,因應疫情只能在網上進行。面對「網營」,作為老師的我們很惆悵,因為無法親身見面交流,新同學很難融入群體。我們把網營交給年輕的同學負責,結果他們用Zoom(網上視像平台)用得出神入化,群體又投入,我們看得嘖嘖稱奇。他們有方法把網營幻化成我們無法想像的──容許我這樣說──神蹟。年代不同,想法、處事方式也完全不同,但正因如此,年輕一代做到我們做不到的事。福音是亙古不變的,但我們作為上帝的子民,身處不同的年代,面對不一樣的挑戰,因經歷而培養出來的回應信仰方法,都會有所不同。年輕一代或許正是想在這個大家都接受的困境中尋求出路,不像猶大人一樣說:「非利士人轄制我們,你不知道嗎?」上帝給予他們獨特的恩賜,讓他們可以回應這個年代的需要。他們跟我們不一樣,不是因為信仰不及我們,而是在尋找他們的方法來回應他們一代面對的問題。

四、參孫結局的提醒
參孫是不一樣的士師。是否參孫有反抗的勇氣,就是一個成功的士師?相信大家記得參孫的結局是在大袞廟中與三千非利士人同歸於盡。第十五章的結尾是「在非利士人轄制的時候,參孫作以色列的士師二十年。」(士15:20)第十六章以「參孫作以色列的士師二十年」(士16:31)作結。同樣的結束語讓我們留意兩個故事的共通點。參孫兩次都是被同伴賣給非利士人,事件的結局都是參孫擊殺非利士人。還有一處類近:十五章中,參孫擊殺非利士人後感到非常口渴,求告耶和華,耶和華就叫窪地裂開湧出水來,讓他喝了可以存活;十六章也是類似,參孫在大袞廟中求耶和華讓他一報失去雙眼之仇,耶和華也應允他,不過今次他與非利士人同歸於盡。為何有勇氣反抗又有上帝恩賜的參孫最後會落得如斯田地?

讓我們回到今天說的故事。非利士人在利希還有一句話:「照他向我們所做的對待他。」這句也有重覆出現。猶大人質問參孫,參孫回答:「他們向我怎樣做,我也要向他們怎樣做。」(士15:11)在原文中,這兩句近乎一樣,參孫說了和非利士人相同的話。參孫有膽反抗非利士人的統治,又有膽娶非利士人的女人,玩非利士人的遊戲,卻忘記了一件事。當他要履行上帝的託付,為以色列人殺退非利士人時,他更要反抗非利士人對他們的思想、文化、信仰的影響。可是參孫不知不覺接受了非利士人的想法和價值觀。用今天的說法,就是變得跟你最憎恨的人一樣。上帝把參孫的身分告訴他的母親時,已經說明了參孫得勝的秘訣,就是終身作拿細耳人,不可用剃頭刀剃頭,清酒濃酒都不可喝。這就是參孫要守的事,把自己從其他人中分別出來是最重要的原則。參孫忘記了,甚至容讓自己被敵人同化,以至最終和敵人同歸於盡。

五、不同年代的同行
最近我有機會與年輕的牧者交流,其中一句話我聽了很感動。他們說,的確希望在現今環境下信仰可以有突破和革新,但仍然很需要資深信徒與牧者的同行和引導,因為他們的信仰智慧很寶貴。我想參孫也是如此,若當日有人提醒他,可能結局便不一樣。這位孤單的反抗者,其實也期待有人和他同行,聆聽他的故事,作出適當的導引。我不知道今天是否一個「非利士人轄制我們,你不知道嗎?」的處境。或許我們要對社會和身邊的人作出一些回應,改變一些事實,讓社會看見上帝給我們的盼望。我深願我們不會因認命而決定對事件的反應。讓我們像曾經的一代以色列人,知道耶和華仍然治理祂的百姓,走在祂的心意中,同時多走一步,照顧年輕一代,一起尋求出路。他們跟我們很不同,因為時代很不同,但我們是否願意放下我們的時代,進入他們的時代,陪他們走這段一點都不易走的信仰道路?

深願參孫的故事成為我們的鼓勵,亦深願上帝的說話繼續帶領我們走前面的路。

(本講道詞由唐偉豪弟兄筆錄,未經講員審閱。)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