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10月27日 人生的關口(書4:19-24)
黃嘉樑博士

今天的講道經文只有幾節,但講道的範圍將會包括約書亞記3及4章所記載的事件(這幾節只是結束),就是第二代以色列人所經歷的事情——越過約旦河。以色列出埃及,在曠野漂流四十年,終於來到這一刻,由摩西所指派的接班人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準備過約旦河,進入迦南地。在第3及4章中有一個字經常出現,就是「越過」——越過這條約旦河。越過約旦河標誌以色列人由曠野進入迦南地的重要關口,讓我們一起從這段經文思想今日我們面對的處境。

我們每日有很多慣常的行動,每早刷牙、去洗手間,然後食早餐等等。上班的通常會坐固定一班的交通工具,甚至固定的一卡地鐵。人生中有很多慣常行動,習慣到一個地步甚至自己也不知道做了那些事情。就如外出後會問自己有沒有鎖上大門,最後折返檢查,發現已經鎖了。又如我們慣常每星期日在這時間回教會守主日崇拜。

這段經文中的以色列人已過了四十年的曠野生活,雖然曠野生活不理想,但畢竟已習慣了。現在上帝用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進入新的一個階段。在進入新階段之前,他們「要越過」(在這兩章經文「要越過」出現達二十多次),要越過人生的一個關口,越過約旦河,開始面對和過再不一樣的生活。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已經十年以至數十年習慣了某種生活方式,習慣了這個社會的做法和期望。正如以色列人在曠野度過四十年後,上帝要他們越過一個從來沒有想過的人生關口;上帝會否同樣挑戰我們過去數十年所習慣的某一種想法、某一種生活,挑戰我們一直擁有的想法或價值觀,或叫我們去過一種新的生活方式呢?

第3章經文一開始,神吩咐約書亞叫以色列人預備,於是約書亞吩咐以色列人說:「當你們看見利未家的祭司抬著耶和華-你們神的約櫃的時候,你們就要起行離開所住的地方,跟著約櫃走,使你們知道所當走的路,因為這條路是你們從來沒有走過的。」當時約旦河河水泛濫,漲過兩岸,不能用普通方法過河。於是上帝要以色列人經歷一個神蹟,讓他們體會上帝的大能。首先由利未家的祭司抬著約櫃,在河水泛濫時走到河邊,祭司的腳一踏入河水,那從上往下流的水,就在很遠的地方、在上面(不是在面前)停住。中間的河水會繼續流,流走後就露出旱地,於是以色列眾人便浩浩蕩蕩地從乾地上走過去,越過約旦河。當全國都過了約旦河後,耶和華的約櫃和祭司才過去。之後經文記着說,抬耶和華約櫃的祭司從約旦河中上來,腳掌一落乾地,約旦河的水就流回原處,仍舊漲滿兩岸。

約書亞在開始的時候對百姓說:這條路是你們從來沒有走過的。但在說這句話前,約書亞清楚表明他們「要離開所住的地方」;原文中並沒有「所住」這兩個字,所以是「要離開你們的地方」。要越過人生一個關口,約書亞提醒所有以色列人離開你們的地方,標誌放下過去的習慣、期望,甚至放下過去那種生活方式。這挑戰太大了,我想弟兄姊妹包括我都會說「唔好攪」。事實上要離開我們所堅持的看法是很困難的,因為已經習慣了。我們很容易會停留在以往的生活處境,那種想法、生活環境,甚至那種價值當中。我不是要否定那些是我們的人生和歷史,但我們是否願意放下呢。

放下過去很危險,因為約書亞接着說,要走一條從來沒有走過的路。沒有人喜歡走一條從來沒有走過的路,因為很危險,覺得不安全。我想與大家思想,今時今日香港的社會甚至教會,都已來到一個時機,我們要離開我們的地方,走一條從來沒有走過的路。不要停留在自己有限的經驗和看法當中,要願意越過人生的一個關口。經文提醒我們以色列人要進入一個新階段,神會帶領他們進入迦南地——一個流奶與蜜之地,但首先要越過一個關口,越過約旦河:波濤洶湧,挑戰很大,很難理解。

我們可以從這個角度明白和體會以色列人當中的掙扎:摩西、約書亞帶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到曠野去,其間以色列人好幾次表示要回埃及。為甚麼要回去做奴隸呢?很多時我們情願停留在過去的諸多限制,甚至不如意的事情當中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了,不想冒險走一條從來沒有走過的路,情願接受一些不理想卻已習慣的事情,也不想離開自己的地方,走未知的路。大家可以設身處地想一想,我們是否都像他們一樣,因習慣某一種做法而不願意冒險走未知的路?

約書亞對以色列人說,當你們看見利未家的祭司抬著神的約櫃的時候,你們就要起行離開所住的地方,跟著祭師和約櫃走。約書亞知道以色列人害怕,不容易離開他們的地方,去走一條從未走過的路,所以提醒他們,要跟着約櫃走,跟着這群有上帝同在的人一起走。神今日對我們說,越過人生的關口十分困難,但眼目望着的並不是怎樣走那條路,而是望着上帝不斷的帶領。上帝不住的帶領並不代表一定順利,甚至不表示這條路必定很明顯。教會/我們是否願意跟着上帝走接着的下一段路,還是停留在目前這一階段,滿於現狀。大家要明白,認清楚有時候我們確實已來到一個關口,需要去越過,需要去改變。

香港目前的環境,無論你是甚麼政見,其實是向我們每一個人說:過去的那一階段已經完結,我們要面對現時新的處境,要作出新的回應。我同意有些人說:香港已經不能返回過去的日子。我甚至會說:不要期望我們能返回過往的香港當中,那些已經成為過去。我們每一個要勇於面對上帝放在我們面前,無論是社會或教會的關口,我們願意越過這關口?我們可以信靠和依賴的不是個人的智慧或過去的經驗,這些經驗其實受當時的環境、用語和例子所限制和影響。我們是否願意接受今時已不同往日,還是仍然用昔日的觀念看今日的處境,看今日的人,看今日的事。我們是否願意看到今日週遭環境,教會甚至人的改變?我們需要有勇氣行一條從未走過的路,但前面這條路不是靠自己闖的,不是自己掘的,而是祈求上帝帶領我們,帶領教會,指引我們怎樣行走這條從未走過的路。

還想提出一點彼此鼓勵。經文說,當祭司利未人抬着約櫃,腳一踏入河水,上流的水便停住。原文的描述是當祭司利未人「站立」在河水中時,遠處上流的河水就「站立」,兩個詞都是「站立」。祭司利未人的「站立」令遠處的河水「站立」,於是以色列人便得以過河。這是一幅令人震撼的圖畫。祭司踏入泛濫得那麼厲害、波濤洶湧的河水中,站立在其中,上面的河水也站立了。我們有誰願意為其他人站立,以致剩餘的以色列人可以過河。站在河水中間其實好可怕,當踏進河中站立時,河水並不是立即在面前止住,上面仍有水湧下來。心裡會問:要站多久呢?河水會否把我沖走?我們是否願意為其他人站立,以致他們可以越過這個關口?有誰願意為人站立,願意冒險站在那裡讓其他人渡河?

經文提及的是祭司利未人,在教會當中能夠為弟兄姊妹站立的不只是教牧同工和長老。我相信我們當中有更多人願意為其他人站立和守望,在大大小小不同的約旦河中站立守望,讓其他人可以越過。這並不是對我們當中少數人的一個挑戰,而是對我們每一個人的挑戰。每一個人都可以有為別人站立的位置,以致其他人可以安全地越過他們人生的關口。越過約旦河成為以色列人的重要歷史、重要的轉捩點。越過約旦河,他們便開始進入迦南地。沒有越過約旦河,便只能永遠停留在曠野中。今天我們願意為教會站立,為香港站立,以致當中不同的人能越過他們的關口。

最後我以一節經文作為我們的安慰和提醒:「因為耶和華-你們的神在你們前面使約旦河的水乾了,直到你們過來,就如耶和華-你們的神從前在我們前面使紅海乾了,直到我們過來一樣。」(23節)我們站在約旦河這一邊,望着約旦河那一邊,波濤洶湧,但上帝令河水乾了,祂在那邊等我們過去。上希望我們每一個人能越過人生的關口,祂不只吩咐我們要越過人生關口,更在對岸等我們過去。

(由本堂黃孔寶雲執事筆錄,未經講員審閱)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