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8月11日 憑信與望勇往前行(來11:1-3、8-16)
麥慧文長老

引言:社會教我們眼見的才是真實,有圖有真相。但聖經卻向我們強調信、望、愛這些不易看見的元素,亦有人說:「信,令凡事都可能;愛,令凡事變容易;望,令凡事可撐過。」在香港社會陷在極大困難中的時候,許多人都想起一句話:「只有在最黑暗的夜中可以看見繁星」,可見盼望的重要。今天想藉希伯來書11章和大家思想一個題目:「憑信與望勇往前行」。

一、信心的兩個向度「信就是對所盼望之事有把握,對未見之事有確據」(第1節)

首先,信心為所盼望的事提供保證,令你有把握。本來「所盼望的事」是未成為事實的,不過,如果我們得到確實的保證,也對這些保證有把握,感覺就完全不同了。搭地鐵時你喜歡握膠吊環抑或握鐵扶手?我較喜歡握鐵扶手,因為有較穩妥的感覺。如果我寫一張紙條給你,並保證你說可以把它當金錢使用,有用嗎?不過,你帶著發鈔銀行發行的流通紙幣就不同了,因它寫明「憑票即付」那紙幣代表的幣值,而且簽名保證的是銀行或政府的要員。那麼,我們對上帝的信心的把握是什麼?原來在聖經中,上帝透過祂的僕人(先知、祭司)給我們許多應許(承諾),後來更藉耶穌基督給我們更多及更寶貴的應許。有人列出聖經中超過3000個上帝的應許。上週三教會祈禱會中,我們唱了一首歌(You Are Mine),歌詞全部是寶貴的應許,一路唱,內心很安慰。因為那位應許我們的上帝是一位言而有信的上帝,所以我們對所盼望的事有把握。保羅說:「上帝的應許,不論有多少,在基督都是「是」的。所以,我們藉著他說「阿們」,使上帝因我們得榮耀。」(林後1:20)基督徒所講的信心是建基於上帝的應許、上帝的信實這個客觀的事實上。
第一節後半節帶我們看信心的另一個向度,就是說信心對未見之事為我們提供確據,令我們覺得這相信是穩妥的。在原文,這是法官及陪審團在聽取證供後因為證據確鑿而給疑犯定罪的那個字。雖然說信心都是建基於客觀的證據上,但對當事人來說,卻主觀地感受到穩妥、放心。常在升降機(或教會)見有人抱嬰孩,你想逗他笑,他可能不理會你、用懷疑的眼光望你。但當父母、爺爺嫲嫲逗他時他便會開心地笑。嬰孩年紀雖小,但也知道誰曾對他好、誰曾愛錫他。根據以往美好的經驗,他就接受被誰人抱他。如果人與人的信任是這樣建立的,我們以往與對上帝交往的經驗,有沒有成為我們信心的確據,使我們在將來的、未見的事上倚靠祂呢?詩人說:「你們要嘗嘗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詩篇34:8)

既然信心令我們對看不見的事有確據,希伯來書的作者便說:我們知道這可見的世界是由一位不可見的上帝造出來(第3節)。真的,只要你細心留意大自然,你會發現許多奧妙的地方。以前我提及過地球的磁場怎樣保護我們免受太陽輻射傷害,今日嘗試另舉數學的例證。向日葵的花蕊及田螺的殼上都有一條美麗的螺旋曲線,這曲線可用在相片的構圖上,令它更美麗吸引。這螺旋曲線或黃金比例(1.618:1)也應用在許多典雅的建築物結構上,甚至人的身體被上帝創造時(手指骨的比例、上身與下身的比例)也有如此。甚至,有數學老師計算過,穿高跟鞋的女士因上身與下身的比例更為接近這黃金比例,於是更有美態。

不過,今日我的題目定為「憑信與望勇往前行」,是想大家多留意信心對人類歷史的推動作用,正如航海家哥倫布因相信地球是圓的而向不可知的大海洋進發,於是發現新大陸。馬丁路德金牧師也因為對平等的信念,而最終令國家不同膚色的人享有平等的教育及政治權利。同樣,隨後的經文以亞伯拉罕和撒拉這對夫婦為例,說明信心如何推使他們勇敢地邁進不可知的未來。

二、亞伯拉罕和撒拉信心的例子(8至16節)

1.  知道與不知道的張力:首先,亞伯拉罕和撒拉相信上帝的應許,因為上帝是信實的。不過,他們不知道上帝的應許如何實現?上帝應許他們的後裔必多如天上的星、海邊的沙,如果當時他們尚且年青,他們或許會有期望。但隨著年齡漸長,有孩子的機會已經由可能變成不大可能、甚至絕不可能,希伯來書也幽默地稱他們為「彷彿已死的人」(這是指生育能力而言)。後來亞伯拉罕因接待天使而聽到天使預言他快要得一個孩子,但撒拉在偷笑,天使的回應是「耶和華豈有難成的事嗎?」這真是上帝的幽默!人認為不可能的事,上帝令它成為事實!原來我們對盼望的事有把握,不單因為上帝是信實的,更因祂是大有能力的,沒有任何事對上帝來說是太難的。所以,有人說:當我們遇到困難的時候,不要對上帝說你的困難有多大;反而要對你的困難說你的上帝有多大。

2.  寄居迦南的天路客:除了亞伯拉罕在等候上帝應許的兒子的事上信得有把握之外,希伯來書再舉另一例子說明信心的第二個向度——人因對未見的事有確據,所以能夠勇往直前。這例子是亞伯拉罕因信上帝而移居到迦南去。這裡提及他因為相信上帝要為他預備一座有根基的城,所以他在迦南一直居住在帳棚裏,像寄居的人,這並不代表他沒有錢買地建屋,只表明他不委身於迦南人的文化,正尋求另一座由上帝興建、更永久的城市。我們知道,不單亞伯拉罕住在帳棚,他兒子以撒也如此,孫兒雅各也如此,直到他們遷到埃及才住在房屋中。不過聖經學者指出埃及是俗世的代表,這時候以色列人已追隨世俗去了。所以在亞伯拉罕下到埃及400年之後,以色列人要離開埃及,在曠野流浪40年,回復他們祖先的生活方式,以後以色列人每年也要守住棚節,為要紀念他們需要尋求上帝給他們永恆的居所。

不過,希伯來書提到亞伯拉罕死時仍未等到那座上帝之城。那麼,他的一生是否虛度?絕對不是!他雖沒有等到那外在的城邑,但上帝已經在他的生命中建造了美好的工程。什麼意思?本來亞伯拉罕因天生退縮、猶疑、怯懦的性格而惹來許多麻煩(創12及20:先後在埃及和基拉耳為自保而訛稱妻子為妹妹,令法老及亞比米勒想娶他的「妹妹」),也因太被動而一度引致家無寧日(創16:接受妻子建議從妾獲子)。但他沒有因等待上帝之城而遊手好閒,反因信有明天而事業有成(創13:財物羊群非常多)。他愛和平(創13:讓侄兒羅得先選牧羊之地)、有親情(創14:從四王與五王之戰中救回侄兒羅得)、有正義(將救侄兒時擄獲所多瑪王的人質歸還)、有愛上帝的心(創12-14:每次移居一個地方都築壇獻祭、在戰勝後接受祭司麥基洗德的祝福)、有愛眾人的心(創18:為罪惡之城向上帝代求)、更有順服上帝的心(創22:願意獻上以撒)。亞伯拉罕因為相信公義及慈愛的上帝,他雖然未能在有生之年得見上帝為他預備的那座有根基的城,但他一生卻因信上帝而不斷遙望天上的家鄉,勇往直前,活得精彩,且影響他的子子孫孫都有同樣的信心。

2003年,透過本會梁銘牧師介紹我到路德會聖雅各堂講道而認識一位女士「戎媽」,她當時已80多歲。最初的印象只限於每逢到那教會講道前的週一早上9時半便收到她電話,她代表教會來電詢問講道題目及經文。後來知道那堂會(一個約50人的小堂會)許多會友都是她從街上、公園裡「執」回來的(藉個人佈道帶回教會的)。後來更知道她不單出力,更經常出錢幫助會友生活的需要,又知道她本來是信義會的退休傳道人,但她76歲時說服路德會在一個近荃灣海濱花園的青年中心成立那間堂會。後來因為她主懷安息(2013年初),我參與追思禮拜更深入知道她的生平。原來她出身上海富裕家庭,但少女追求浪漫的情懷令她放棄大學而追求愛情、婚姻、寫意生活。國共戰亂時來到香港定居,生活倒是適意。但幾年後,丈夫意外身亡,遺下她與四個孩子(9至15歲),生活頓時淒涼困苦與徬徨。幸得朋友帶領到教會聽福音,破碎心靈得到一絲溫暖,聖靈向她施工,把從前醉生夢死的自我喚醒過來,叫她全心依賴上帝。相信耶穌並讓她重整生命,重新站立,勇敢面對困境,並決心走上奉獻之路,入讀信義聖經學院。當時全靠會友愛心負責照顧託管她的孩子,令她雖然初寡仍能完成神學訓練。今日她子女成材,兩女兒都是護士,小兒子是成功商人,也是教會執事會主席,另一兒子是牧師,也是總會會長。因著戎媽對上帝的信心及盼望,也結合她教會會友的愛心,她不單在人生路上勇敢地走下去,並且活得美麗精彩。願我們都從眾多忠心的信徒身上得到鼓勵。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