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6月30日 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兄弟?(可 3:13-35)
黃卓風牧師

                                      
一、引言
相信教會群體中對近日發生的事都有不同的意見。或許某層面的人認為要守護社會公義,基督徒當做的事包括要圍堵政府部門,這才是實踐上帝的旨意。另一個層面的人則有不同的見解,認為星期日去遊行正是守護社會公義,至少遊行是合法行為,順服掌權者同時表達意見。另有較年長的群體有截然不同的想法,覺得派發福音單張比上街遊行更有意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見。有人認為「主愛臨香江」是最好的見證行動,有人卻認為「耶穌在政總」才是最好的見證行動。今天,世界各地的人都知道香港集會的人齊唱「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於是,敎會兩代的人有相當不同的想法,家中亦然,雙方在很多事情上仿似無法溝通。
 
二、主內一家,一同遵行神旨意
今天崇拜講道經文是馬可福音第三章13至35節。經文分成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13至19節,講述耶穌設立十二使徒;第二部分是20至30節,有人指耶穌是靠鬼王別西卜趕鬼,耶穌澄清沒有此事,並作出相應的教導。第三部分是31至35節,耶穌重新定義誰是他的母親和兄弟。
 
先從第三部分說起。耶穌的母親和兄弟回來找耶穌,人們告知,耶穌便回應:「誰是我的母親?誰是我的兄弟?」耶穌確實有兄弟,雅各書的作者雅各和猶大書的作者猶大都是耶穌的親兄弟。為何耶穌不認他的親人呢?耶穌並不是瘋了,也不是冷血,而是「借題發揮」,藉此機會作出教導:誰才是自己真正的家人——從屬靈的角度看,誰才是主內一家人。在耶穌眼中,一家人的真正定義並不在乎肉身血緣的關係。35節指出「凡遵行神旨意的人」就是主內一家人。
教會中有年青人,有長輩,也有家庭單位。教會面對年青人,並不僅僅是為改善親子關係而舉辦親子活動或教導子女要聽公母的話,關鍵在於兩代的人如何一起與神同行。禮賢會強調交棒和傳承,有人或會誤會這是指上一代要傳一套文化或一種氣質給下一代。不,要傳的是信仰,使兩代人可與神同行,一起學習如何遵行上帝的旨意。若我們不遵行上帝的旨意,這個家便會「站立不住」而崩解。遵行上帝旨意是這段經文的大前提。
 
三、遵行神旨意的方式各不相同
接下來的問題是,怎樣做才是遵行上帝的旨意?我們會感到這不好定義。年青人對遵行上帝旨意的理解和實踐方式與上一代完全不同。經文分三大部分,是一種「三文治」結構:第一層和第三層都是麵包,是相仿相對應的內容;13至19節以及31至35節就是麵包,20至30節是餡料。第一和第三部分有很多重覆的用字和觀念。13節「耶穌把自己所要的人召來」中的「召」跟31節「打發人去叫他」的「叫」在希臘原文中是同一字。14節「於是他設立十二個人」中的「設立」與35節「凡遵行神旨意的人」中的「遵行」在原文中也是相同的字,意思是「做」。14節的「差」和31節的「打發」亦是同一字源。第一和第三部分互相呼應,但方向相反。第一部分是神的行動,呼召十二人做為使徒,差他們去傳道;第三部分是人的行動,差人去呼叫耶穌,並行出神的旨意。第一部分可幫助我們理解第三部分的意義。如何遵行上帝旨意,答案就在第一段。神設立十二個不同的人遵行自己的旨意。
 
有一句話叫「What would Jesus do?」,簡稱WWJD,意思是「耶穌在你的處境會怎樣做?」這是一種倫理思考,幫助我們判斷怎樣做才是遵行上帝旨意。可是,耶穌在地上只活了三十年,而聖經仔細記載的只有其中三年左右,可作參考的行動和選擇有限。對於遵行上帝旨意,我們需要更開闊的神學思考。不僅是看耶穌自身的示範,而是明白耶穌要求我們各按自己的處境和召命實踐上帝的旨意。十二個人之間有很大的差異,年青人和上一代也有很大的差異,但可以是同時在實踐上帝的心意。
 
神喜歡透過人實現他的旨意。我認識一位年輕人,與父母關係很壞。他禱告求神的旨意成就,叫媽媽向他道歉,好讓他破碎的心靈得醫治。神應允禱告,方式卻出乎意料,聖靈感動這位年輕人先向父母道歉,而下一刻他的父母便向他道歉。神要使人先行動以成就他的旨意,禱告配合行動,聖靈在當中帶領我們順服。
 
十二使徒的背景、性格、語氣都不同。經文為分辨同名的人,一般會說明父親名字或出生地,但提及西門時卻用上「激進黨的西門」。激進黨(或譯作奮銳黨)大概是當時一個激進的政治派別,一心要用武力推翻羅馬政權。激進黨在今天的香港或許稱作勇武派。使徒中同時有稅吏馬太,是替羅馬政權工作的建制派。各人有自己的背景和理念,各自按召命遵行上帝的旨意。年輕人也好、中年人也好、長者也好,各按處境遵行上帝旨意,不需互相比較,也不用把自己的一套強加於他人身上。
 
我舉一個無關政治的例子——靈修。一般人靈修會先安靜默禱,然後讀經、默想、再禱告,或許配合聖詩和讚美。原來這方式對某些人是行不通的。有些人面對文字便會昏昏欲睡。於是出現了繪畫靈修,透過繪畫使心靈平靜,又有空間默想上帝的話語。可我做不了繪畫靈修,我最討厭美術和勞作,只會越畫越煩躁。我喜歡的方式是跑步,長跑於我是退修過程,當中我能安靜禱告和默想聖經。我與年青人分享這方法,他們卻一直煩惱身體和呼吸節奏而無法靜心。有些人熱衷教會內的事工,有人熱衷外地宣教事工,有人強調社區關顧,有人強調街頭佈道,實踐上帝旨意各有不同。上一代人過去經歷的苦與樂塑造出今天的世界觀和對上帝旨意的看法,這可以跟下一代迴異非常。年青一代遵行上帝旨意的方式是上一代跟不了的,同時也沒有這需要。不同的人做的事情不同,但大家也在實踐上帝的旨意。
 
那是不是做任何事都算作實踐上帝的旨意?擲磚、擲鐵技、發射布袋彈是各人按自己想法而行動的方式,也就是實踐旨意吧?不是的。使徒中有出賣耶穌的加略人猶大。出賣耶穌是否遵行上帝的旨意?不是的。十二使徒的使命是傳道和趕鬼。耶穌要釘在十架上,不需要靠人出賣他。與此同時,即使猶大出賣了耶穌,也可選擇悔改而非自殺。使徒行傳一章25節如此對猶大作出總結:「這職位猶大已經丟棄」。他選擇的,並不是遵行上帝的旨意。因此,遵行上帝旨意與否,是有是非對錯之分,不是每件事都是上帝的旨意。
 
四、面對人要傳福音,面對邪惡要驅趕
經文的第二部分是三文治的餡料,主題是家。經文多次提到這觀念,連20節的「屋子」也是家的意思。耶穌的家人說他癲狂了,可能是因為他立的門徒太古怪,接納激進黨的西門是要高調造反嗎?於是拉住他,「拉住」在原文跟「拘捕」同字。後來耶穌並沒有作亂或推翻政權,可見這是誤會,而激進黨的西門也沒有激進的行為。他們沒有推翻政權,卻翻動了世界。耶穌又澄清不是靠別西卜趕鬼。撒但一家尚且不會「鬼打鬼」,更何況我們呢?耶穌藉比喻提醒我們,要是自相鬥爭,我們的家也會散。我們又豈可把自己人妖魔化呢?耶穌正是被妖魔化,被人以為是撒但一方的。耶穌澄清趕鬼靠的是聖靈,不視聖靈為聖靈的人,無人可救他。今天,兩代人會看見對方的做法跟自己不同,經文提醒我們不要把人妖魔化。14至15節叫我們重新思考教會的使命:對人要傳道,對鬼要驅趕。面對人不要驅趕,要傳真理和福音,只對邪惡作驅趕。明辨人與邪惡,就能保住家中同心合一。
 
電視劇「義不容情」中,大兒子品性善良,小兒子壞事做盡,二人勢成水火。假設你是他們的母親,你會期望家庭有怎樣的結局?你會不會想小兒子惡有惡報,不得好死?相信不會。作為母親,最期望的當然是小兒子悔改,邪惡被趕走,兩兄弟復和,一家人整整齊齊「開開心心食餐飯」。我們的天父的心意豈不是如此?今天社會紛亂,有邪惡、有壞人、有不那麼壞的人。劇中小兒子殺死了母親,結局時落得悲慘收場,可說是大快人心。這是在世上、在劇本上的限制。天父的劇本可不是這樣的。我們的神—耶穌基督同樣被罪人殺死,但結局是死而復活,勝過罪惡;罪人可以藉十架悔改,信而得生。天父的劇本遠比TVB高明。天父掌權,邪惡只是暫時性,不會永久得勝。我們不用為邪惡暫時得勢而想不開,或跟父母或子女鬧翻,互相妖魔化。我們是一家人。
 
驅趕邪惡,向人傳福音和真理。天父仍然掌權,這是天父世界。
 
 (由本堂唐偉豪弟兄筆錄,未經講員審閱)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