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5月5日 天上的敬拜(啟 5:11-14)
李婉鈴傳道

「我朝見耶和華,在至高上帝面前跪拜,當獻上甚麽呢?」(彌6:6上) 獻祭就是向上帝獻禮物,人只要心有所感,就可以把供物帶到上帝面前獻給他。利末記關於獻祭的條例,就是上主親自吩咐以色列子民如何向上帝獻祭以及祭司如何為百姓執行獻祭的禮儀。神的子民按上主吩咐,藉著獻祭與上帝親近,過合上帝心意的生活,好彰顯上帝的聖潔。使徒彼得說:「你們是被揀選的一族,是君尊的祭司,是神聖的國度,是屬上帝的子民,要使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10) 

信徒被揀選為君尊的祭司、神聖的國度,是藉著耶穌成為羔羊被殺,犧牲流血,從不同部落、不同語言、不同民族把人贖回來,歸給上帝。「他們唱新歌,說:『你配拿書卷,配揭開它的七印;因為你曾被殺,用自己的血從各支派、各語言、各民族、各邦國中買了人來,使他們歸於上帝,又使他們成為國民和祭司,歸於我們的上帝;他們將在地上執掌王權。』」(啟5:9-10)
 
啟示錄中的基督徒,包括作者約翰,正身處困苦、逼害和動盪。約翰提及自己「因上帝的道和耶穌的見證」而被放逐拔摩島 (1:9),他與收信的人一樣正為上帝的國度經歷逼迫,忍受苦難。因為初期教會的信徒,雖然身為上帝國度的子民,但他們的生活,仍然承受著當時羅馬帝國在政治、宗教、社會、經濟等各方面的壓逼和挑戰。

在這樣的背景下,經文中不斷出現的讚美和歡呼並不是信徒安逸生活的點綴,也不是要無視現實的逃避,而是在患難中因著上帝的作為和應許而發出歡呼歌頌。第五章的頌讚焦點,就是那「曾經被宰殺」的羔羊;經文一再強調「被殺」,為要說明耶穌基督配受尊崇,是因為他曾經被殺和流血。羊羔被殺,除了讓人想起上主過往在出埃及的救贖,亦使人瞥見永恆中的救主,也有受苦的標記。

經文另一個重要的主題是上帝的「寶座」。上帝坐在「寶座」上 (5:11,13;7:10,11,15),羊羔也在「寶座的中間」(5:6;7:17)「寶座」象徵管治的權柄;當時信徒正面對另一個「寶座」而來的嚴重威脅,它是擁有絶對權力的君王的座位。約翰讓所有讀者看見:只有一位配坐在「寶座」上,就是全能的上帝。儘管世局紛亂,但真正的管治權柄仍然在上帝的手中,上帝的旨意必定藉基督成全。

「天上的敬拜」就是約翰看見和聽見周圍有千千萬萬的天使和宇宙萬物都俯伏敬拜,他們「大聲說:『被殺的羔羊配得權能、豐富、智慧、力量、尊貴、榮耀、頌讚。』我又聽見在天上、地上、地底下、滄海裏和天地間一切所有被造之物,都說:『願頌讚、尊貴、榮耀、權勢,都歸給坐在寶座上的那位和羔羊,直到永永遠遠!」(12-13)

耶穌基督降世死在十字架上,卻因上帝的大能勝過死亡,與父上帝同榮同尊,以致普天下宇宙中的一切受造之物都要在祂面前俯伏敬拜,歌頌祂的救恩。當我們在地上聚集敬拜的時候,也是在參與在這宇宙中的敬拜,因耶穌基督復活的勝利,也因耶穌基督而歡呼歌頌。基督教會是敬拜的教會,基督徒也是敬拜的信徒。敬拜上帝,以上帝為中心,應該是千百年以來基督信徒最重要的信仰生活。

眼前這幅受苦羔羊的圖片是今年「受苦節聖樂崇拜」的封面。大家可有想過為何要強調耶穌好像羊羔一般被捆綁、被殺和犧牲流血?可能有人認為主耶穌是牧羊人,不是被殺的羔羊,不要再提及這隻被綁的羊羔吧。效法主耶穌,就要效法這隻羊?真的嗎?

我想起一個故事:有一日,信仔被人帶上法庭,他的罪名是做一個基督徒,因為「跟從耶穌」已經被視為顛覆社會的犯罪行為。信仔已經被人監控了一段時間,當局已經掌握足夠證據而將他拘捕。法庭上,有大量相片證明信仔參與教會崇拜、祈禱會、團契等。然後,又展示一批在信仔家中搜出來的宗教書籍、音樂CD、基督教裝飾品等;還有,他們將一本信仔寫滿注釋和心得的聖經放到法官面前。

整個過程,信仔一動不動地坐著,十分害怕,知道所有證據將會令他入獄,甚至被判死刑。他曾經想過要站起身「否認主」,但最終都戰勝這個試探。當所有證據呈堂完畢,法管問信仔有沒有任何補充;信仔保持緘默,因為怕一開口就否認罪證。接著,就要等候法官判決,過了一大段時間,終於,信仔被帶回法庭聽取裁判及刑罰。一把堅定嚴肅的聲音響起:「我宣判:你無罪。當庭釋放!」

信仔從十分害怕變為疑惑和憤怒,他大聲問法官:「點解咁多證據都會被判無罪?」法官似乎聽不明白,他說:「證據?法庭所講的證據同你們所想的見證不一樣。我們不關心你們知道多少基督教的東西、講多少信仰的事、參加多少宗教活動;亦不關心你們進行的敬拜。你們儘管繼續研究你們知識上的神學、談論你們頭腦上的信仰、繼續用你們的方式描繪一個你們嚮往的世界。我們只會害怕那些放低手中的筆,離開舒適的禮拜堂,押上自己的生命,好似那一個危險人物耶穌一樣,去顛覆世界、煽動人心,去衝擊我們的和諧,挑戰我們主權的人。直到你好像耶穌一樣, 危險到一個地步,寧願放棄自由、生命,膽敢挑戰我們這個不可動搖的系統;直到你明知無可能,仍然願意以你微弱的性命來成為我們的一根刺。否則,你不會成為我們的敵人啊,朋友!」(參《循規踰矩》頁22-24)
雖然這是一個虛構的故事,卻讓我們反思一個整全的信仰,不只在於接受信仰的思想系統,更在於犧牲和愛的行動。故事中看來是想像出來的時空,其實正反映出我們今日所在的現實世界。

當宣稱我們是基督徒,又或者向人傳福音,我們可會只想到信耶穌可得的好處,而從未想過成為基督徒要付上代價。我們自覺配得基督徒之名,因為我們已經為信仰獻上很多時間、才幹和金錢;不過,那些擺上是否真的稱得上是代價?是否足以見證那位死而復活的基督?在我們眾多的事奉之中,是否真的踏在耶穌基督為救贖世人而死的足印上,使我們配得成為真正的基督徒? 

昔日,耶穌不但顛覆宗教傳統,亦同時因為對地上羅馬帝國的政權帶來威脅而被釘上十字架。今日,被殺的羔羊耶穌,你會視為可以得著「永生」的個人的救主?抑或,你願意「撇下一切所有的」去跟從,學效耶穌對世人的愛和犧牲?

祈求上主憐憫,幫助我們無論心思意念,行事為人都能夠與蒙召的恩相稱,也有堅定不移的信心,緊隨上主的腳踪。

保羅說:「我們不是傳自己,而是傳耶穌基督為主,並且自己因耶穌作你們的僕人。那吩咐光從黑暗裏照出來的上帝已經照在我們心裏,使我們知道上帝榮耀的光顯在耶穌基督的臉上。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為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不是出於我們。我們處處受困,卻不被捆住;內心困擾,卻沒有絕望;遭受迫害,卻不被撇棄;擊倒在地,卻不致滅亡。我們身上常帶着耶穌的死,使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因為我們這活着的人常為耶穌被置於死地,使耶穌的生命在我們這必死的人身上顯明出來。」(林後4:5-11)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