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4月21日 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林前15:19-26)
梁銘牧師

在節期崇拜中我較為喜歡回到福音的事件上思想,以致更有真實感和親切感。灣仔堂以三代經文中的新約書信作為講道內容,我要求把福音經文放在讀經項目,好讓我在讀經程序中涉足歷史事件,以致更能帶出感情。星期五受苦節的經文(約18至19章)很長,當日我在這兩章經文中集中於幾處地方,再加上幾件事件,就是約翰福音沒有記載、只在路加福音提出的,和兩三件經文沒有記載、只是傳說和口述的,經整理後帶出一個題目:「重尋耶穌苦路行」。很多年前,我和師母得兩位會友熱心贊助,參加聖地旅行團,旅行途中最大的得益是在耶路撒冷踏足昔日耶穌苦路行的14個站。每個站之間相距很短,可能只是幾公呎,或把幾件事同歸一個站內,從第一站到14站只不過是500公呎,可以很輕鬆便完成。雖然是二千年前的事件,但有很強烈的真實感和親切感,在路上我多次彎腰用手觸摸地上的一磚一石。

在復活節我很喜歡聆聽那些傳統的經文,除了親切感外,我也會把自己代入成為第一代信徒,進入歷史事件中去感受。今日讀經的經文是路24:1-12:七日的第一日,黎明的時候,那些婦女帶著所預備的香料來到墳墓那裏,天使對婦女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他不在這裏,已經復活了。每當我讀到此處時,會發出暗笑,這位天使相當幽默,竟然發問:「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這句說話更帶點挖苦的味道。但當我再深入思考時,發現這並不是一句笑話,可能是事實,事實的確有人會在死人中找活人。若找不到,便把死人裝扮起來,塗脂抹粉,成為活人;但其實不是活人,是活死人。

這些活死人比基督徒更熱誠投入他們的信仰、宗教、主義或運動當中,能講滿有知識和哲理的說話,有時代先知那種守望、撕裂的豪情,會捐輸、捨己、獻身,甚至超過我們基督徒很多很多,可是卻沒有愛。這愛我不是指Agape(神聖、無私的愛),而是Phileo(友愛),沒有那位受死復活的基督,因此林前13章提到「仍然與我無益」。所以你會看見尼哥德慕雖然他是法利賽人,嚴格遵守律法,可說是上等人;但他並不甘心對生命仍沒有把握,所以在「朝聞道、夕死可矣」這心情下,夜間去見耶穌,一席之談後,在生命之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可惜今日我們看到很遺憾的一件事,基督經歷受死、復活,福音總算被傳開,教會總算得到建立,基督雖成為教會的元首,然而教會中竟然有人公然否認基督復活,實在很矛盾。建立教會當然以基督為元首,現在卻又否定基督的復活?所以林前15章全章皆針對這問題,更成為後世復活神學的經典。保羅在3-4節直接指出,我當日所領受又傳給你們的,最重要的就是:照聖經所說,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而且埋葬了;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另外又論到律法、罪與死這三者合一,把罪、毒鉤與權勢連接起來。

林前15:19說到「我們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比所有的人更可憐了。」為甚麼這樣說呢?因為很多時不信耶穌的外邦人做事時更自然和理直氣壯;但基督徒卻因為良心的自責,會變得膽顫心驚,甚至害怕給人看見。好多的娛樂、興趣、嗜好、習慣等,在一般人可以快意而行,在基督徒中卻又礙於教會傳統的眼光,寧被人知、莫被人見中偷偷摸摸,真是太可憐了。外邦人可以隨意參加很多組織,好像同鄉會、街坊會甚至區議員的助選會,基督徒只參加教會,若參加其餘的團體就十分不自然,諸多顧忌,比眾人都可憐。

第20節說:其實,基督已經從死人中復活,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甚麼是初熟的果子?這裏的果子並不是指水果,而是指禾田間的植物。基督復活日正是猶太人由曠野進入迦南美地之後,有田地和農作物收成的一個節期,名叫「初熟節」,初熟節除了指果子外,更指一切農作物,初熟節就是初熟果子的日子,他們會有一個特別的祭,叫「搖祭」。把田間初熟的禾捆綁成一扎,舉行盛大的獻祭,稱為搖祭,祭司會主動舉起禾捆搖動;搖祭之後,田野間的植物可以繼續收割。基督復活日正值初熟節搖祭的日子,表明耶穌是第一把在祭司手中搖動的禾捆,在第一把禾捆以後,我們也要跟着成為被收割和入倉的禾捆。

耶穌基督是初熟的果子,是搖祭中第一把禾捆;我們是接着被收割、熟透熟透的果子,依着先後次序復活;第三部是剩下的禾根、禾頭,埋在地下那些沒有用的,會被火焚燒,這些就是那些與基督沒有份的。即使他們很有名望,很有勢力,包括地上的執政者,空中掌權者,包括最大的仇敵,就是死亡,這些都要在火中焚燒。那時是基督掌王權的日子,我們信主的人在基督裏也必復活。在基督這禾捆復活後,我們這些禾捆也必復活,被收倉庫中,也是被收入神的國中,得到榮耀的身體,是何等的美麗。我時常想到,將來在天國裏,榮耀的身體是怎樣的?我想是沒法可以形容的,或在今日地上的肉體所能體會到的。將來榮耀的身體會把地上肉體的事情全部撇下,所以我們信主的人,在基督裏也必復活,並在第一把禾捆後,按次序先後成熟、收割、入倉的禾捆;又取得榮耀的身體,這榮耀的身體是好得無比的。

德國神學家潘霍華牧師因抵擋希特拉的納粹主義而被判死刑,臨刑之前他說:這個是我生命的盡頭嗎?不是,對我來說正是生命的開端。在人看來這是生命的終結,但在信仰看來卻是生命的開端,因為在基督的復活,我是有份的,取得天國榮耀的身體。多年前蘇恩佩女士在癌症中仍站在前線拚搏,爭取時間發出光芒。她留下名言:「死亡別狂傲」,因為最大的仇敵死亡,連同它的毒鉤:罪、權勢,都是禾捆收割後剩下的殘渣,被火焚燒。所以耶穌說,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它,那能傷身體不能傷靈魂的不要怕它。

之前某主日講道中,我講了一個虚構的故事:當耶穌釘十字架復活一段時間後,耶路撒冷出現一位無名的傳道者。這位傳道者沒有長篇大論的講道,沒有神學結構的發揮,來來去去都是說一句「耶穌、耶穌,他替我死了」。這位無名傳道者就是拉撒路,他經歷耶穌替他死。我們今日也經歷耶穌替我們死,又為我們復活,讓我們能有這份信仰,有這份執着,無論在受苦節和復活節,都把福音帶出。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