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3月17日 世界雖改變,耶穌不改變(雅1:1-18)
麥慧文長老

今日是禮賢會為172年前先賢來華傳道而感恩的日子,特要藉今日經文勉勵會友無論面對環境如何轉變,仍堅定相信耶穌沒有改變。我將根據經文三個要點與大家思想禮賢宣教士走過的路及今日我們應有的反省。

一、雅各(耶穌的兄弟)上帝和主耶穌基督的僕人—寫信給散居在各處的十二個支派的人(1節)
這裡有兩個地位境況懸殊的稱呼:上帝和耶穌基督的僕人,及散居各處的猶太人(散居是因為他們已亡國約600年)。雅各雖然代表著上帝,不忘要聯繫他們,鼓勵他們,堅定他們對上帝的信心。當時除了雅各,我們更熟悉寫了彼得前書及彼得後書的彼得,寫了三卷約翰書信及一卷福音書的約翰,及寫了13封書信的保羅,而保羅更先後辛勞地四次走訪小亞細亞、希臘、羅馬等地方,跨文化地傳揚福音及建立教會。同樣,德國禮賢差會(當年稱巴勉會,今日已改組成為「聯立差會(UEM)」)在1846年11月差派首批傳教士葉納清牧師及柯士德牧師來華傳揚福音,並於1847年3月19日到達香港,經歷至少四個月的旅程。可惜柯士德牧師同年10月在香港不幸去世,年僅26歲。而葉納清牧師1823生於德國,到香港時24歲,1864在荷坳離世(41歲),在中國傳道17年。 葉納清牧師自抵港後,即隨第一位信義宗來華宣教士郭士立牧師學習中文,每日學習三百個中文字,並選取廣東話為向華人傳福音之用語,準備往東莞一帶傳道。葉牧師入鄉隨俗,蓄辮子,穿長衫,為要效法基督道成肉身,把真道以華人能明白之方式宣揚。

今日,我們到其他地方不需要長時間,語言隔閡不是太大問題,也不一定被呼召成為宣教士。但我們有沒有察覺到上帝給你的召命?有沒有一些人、一些事需要你去完成,而又會對別人有長遠的、美好的果效?我還是小學生的時候,我感謝我姑姐每個主日帶我返主日學。有人為要親自照顧子女成長而專心「相夫教子」、放棄自己的專業。你今日的艱苦經營,可能祝福他人的一生,也為自己留下長久美麗的回憶。

二、信心和智慧:「我的弟兄們,你們遭受各種試煉時,都要認為是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考驗,就生忍耐。但要讓忍耐發揮完全的功用,使你們能又完全又完整,一無所缺。」(2-4節)
早年宣教士來華傳道時面對一個很頭痛的問題,中國社會不容許男女坐在一起聽道,但聖經說在基督裡是不分種族、不分社會階層、不分性別的,於是為了讓男女平等、可同得福音的好處,教會聖堂中需要從前到後有間隔圍板,男的坐一邊,女的坐另一邊。昔日禮賢會的建立也需要克服人民普遍低教育水平的問題,特別是女性。於是來華宣教士中女性為數較多,她們也在中國訓練許多女傳道來教導婦女。禮賢會香港堂座堂於1914建成,教堂後面建有校舍,開辦香港禮賢會女校,在男女尚未有平等教育機會的時代起了革命性的作用。記得家父在家書提過祖母讀書只有三個月,識字不多,但當父親離家到塘頭廈升學時,她能夠寫信關心,全憑引用在崇拜中唱詩及聽傳道人讀聖經而認識的字。

今日社會進步了,男女受教育及就業的機會都均等。不過,比這男女機會不均更甚的,恐怕是年青人向上流動的機會不足,在香港社會及教會中都是如此。政府或商界高層往往認為青年自強(如:大學畢業)就能向上流動,但青年或基層的想法卻不然。有統計顯示:比較香港不同年代大學畢業生入息中位數(經過通脹調整),90後比60後收入少了2/3。《時代論壇》2018文章「不要失去他們」指出香港教會老齡化,退休信徒日增,青少年流失嚴重,若未能找到行動對策,令人擔憂不少教會將出現「只有一代的信徒」。2014年香港教會普查反映教會整體信徒流失十分嚴重,其中25至44歲的情況最為明顯。昔日「時勢做英雄」,上一代教牧領袖可以有很多嘗試的機會,得以在教內「向上流動」,不到30歲便是執事和牧師;如今「時不予我」,青少年唯有「出走」教會,創我新路。我們要反思:在本堂,參加主日崇拜的會友平均年齡是多少?堂董的平均年歲又是多少?當然,自己作為年長的一員可以為自己辯護說:我們沒有躲懶,這是年青人的問題吧。但我不時也反省:我認識青年有多少?給他們多少接納?給他們多少參與事奉的機會?

「我親愛的弟兄們,不要被欺騙了。各樣美善的恩澤和各樣完美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裏降下來的;在他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16-17節) 當面對困難時,雅各提醒我們不要被困難嚇怕。上帝賜我們「各樣美善的恩澤和各樣完美的賞賜」,包括福音信仰中許多寶貴的元素,例如健康的自我形象、耶穌基督的愛,就些從來沒有改變過。雅各用了兩個天文學的名詞--「改變」和「轉動的影兒」來說明,雖然有天象變化(如:日食),但那光源(太陽)始終不變。弟兄姊妹們,今日教導子女的確不可沿用舊的方法,但如果家中有上帝的愛、教會能夠忠實及有效地傳講耶穌的教訓,年青人會知道始終「在家千日好」--無論是他們的原生家庭或屬靈的家(教會)。

三、面對試練:「忍受試煉的人有福了,因為他經過考驗以後必得生命的冠冕,這是主應許給愛他之人的。」(12節)
早年禮賢差會在東莞設立普濟醫院(1888年創立),但面對艱難的環境。當時中國社會對西方醫術沒有信心,人未到最後關頭都不肯到醫院求醫,造成治癒率低,醫院被指「醫死人」。翻閱《普濟醫院50周年紀念特刊》,知道1894年瘟疫流行,坊間謠傳是西醫以人的肝胃等內臟製藥治病所致。看1926年醫院院長和員工的合照,見在最高排有兩武裝警衛,因當時醫院常被土匪騷擾。不過醫院也有許多病重的人因成功的外科手術而得醫治的例子。醫院首年(1888)留醫人數僅50人(全年),13年後(1901)已增至750人。贈診也由最初每期20人,13年後(1901)增至165人。德國醫生及護士來華先要學粵語,不單為診病,也因為要用福音幫助病人的心靈。其中林祺邇護士長曾說:「醫院晚禱會由宣教師擔任,我們常勸可以行動的病人參加。晚間有空時,每到病人床邊與他們談道,喚起他們對靈魂的注意,及指導他們如何行走天路等。有時在大房唱詩,以愉悅病人之心,減輕病人的痛苦。」「我們訓練護士不止做探熱、量脈、服藥等例行工作,還須安慰憂愁的病者,鼓勵失望的病者,勸勉不滿意的病者…以言語、行動見證主道,並使病者知道如何獲得平安快樂的泉源。」

昔日宣教士面對種種阻力,惟他們採用傳道、教育、服務三元並進方式讓人認識上帝的愛。李志剛牧師在《禮賢區報》(2015.06)稱此為「三濟精神」,即指「教育的理濟事工、傳道的道濟事工和醫療的利濟事工」。是根據耶穌昔日在世工作的模式:「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他們的會堂裏教導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工作涵蓋著心、靈、身的全人關懷,也成為歷世歷代教會工作的範式。

順便一提德國禮賢差會圖書館中有祖父在東莞普濟醫院員工宿舍拍的一張家庭照,家父說「麥添富在普濟醫院任職37年,年資最長,擔任收支及施麻醉藥(由院長何偉民醫生教導)。」我想指出一些比「年資最長」更重要的事,父親說過:(祖父)「對聖經教義認識不深,不過他的虔誠行為,值得後人效法。他每飯前及寢前必領家人共禱。除因風雨所阻外,每主日必到禮賢會堂守禮拜。」祖父是1881在禮賢會認識耶穌及加入普濟醫院工作的。

今日禮賢會在香港沒有醫院,我們堂會可為這個社區做什麼?我們座落大坑區已超過50年。教會將於本月30日探訪東華東院院友。你對醫院探訪的認識有多少?認得自己在加拿大讀神學時要到一間精神病院接受為期12週的院牧訓練(CPE),最初滿有恐懼。但完成訓練後發現在人與人的隔膜背後,常有一顆等候人關懷了解的心。我曾問導師,他們的病不是短時間做成的,我可以做什麼?導師教我一個概念The Ministry of Presence(與他同行的職事)。是的,福音中最令人安慰的都是上帝親自與人同在!我們只不過是藉著與上帝同工,一起見證耶穌道成肉身的愛。

雅各說:「各樣美善的恩澤和各樣完美的賞賜都是從上頭來的,從眾光之父那裏降下來的;在他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兒。」世界雖改變,耶穌不改變!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