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重溫

2019年1月27日 建立情同手足的關係(林前12:12-31上)
麥慧文長老

「關係」可能是現代人最需要的東西。大公司有公關部門,若公關做得不好,公司的聲譽會受損。個人亦需與人保持良好的關係。有人認為:「關係好,辦事易。」不過,當我們與人關係不好時,人會不開心,更嚴重的可能因承受不住壓力而產生焦慮、做出傷害自己的事。在交通工具中人人低頭使用智能電話,除少數在玩遊戲,其餘多在看Facebook、Instagram、回答WhatsApp,我們渴求與人溝通,至少想知道朋友的近況,保持與朋友的關係。可惜,許多人躲在科技網絡背後,只與人聯繫,卻沒有交心,成為隱閉族類。

我們要與其他人建立良好關係,這原是上帝創造人類時的心意。創2:18 耶和華上帝說:「那人單獨一個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這裡的重點不是說每個人都要結婚,而是說人不能沒有朋友—可以彼此幫助的朋友。再看新約聖經,「彼此XX」的正面教導超過50個。例如:彼此相愛、彼此和睦、彼此勸勉、彼此饒恕…甚至彼此認罪。聖經教導我們要與人建立良好關係。

今日希望利用哥林多前書12:12-31和大家思想怎樣與人建立良好的關係。保羅提出實踐這方法的地方是上帝的家(教會)。整個論述圍繞在身體和肢體的「一」與「多」這兩個概念。

(1)「一」--信徒有同一生命;「多」--一個身體由許多肢體組成。「就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身體的肢體雖多,仍是一個身體;基督也是這樣。我們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是為奴的是自主的,都從一位聖靈受洗成了一個身體,並且共享這位聖靈。」(12-13節) 這兩節聖經中最觸目的字就是「一」。教會不會只招攬相同背景的人----不像律師公會、工程師學會、XX同鄉會、X氏宗親會那些組織。教會在保羅的年代有種族的差異、社會階層的差異。今日香港教會中雖然沒有種族文化的差異,但仍有性格、成長背景及年齡文化的差異。不同背景的人又怎能一起生活呢?保羅指出一個關鍵元素--大家從一位聖靈受洗。聖靈改變了我們的生命,這是我們的共通點。不過,「身體原不只是一個肢體,而是許多肢體。」(14節) 這些聯繫在一起的信徒仍是許多不同的肢體。

(2) 「一」--肢體不能獨立存在;「多」--身體也不能沒有肢體。「假如腳說:『我不是手,所以不屬於身體』,它不能因此就不屬於身體。假如耳朵說:『我不是眼睛,所以不屬於身體』,它也不能因此就不屬於身體。」(15-16節) 為什麼腳和耳朵會如此說?可能它們自覺不如其他肢體,所以妄自菲薄、不配成為身體一員?抑或它們自覺優於其他肢體,所以妄自尊大、不屑與其他肢體一起?兩種態度都不好。在教會中,各人恩賜不同,我們毋須與人比較。同樣,「眼睛不能對手說:『我用不著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用不著你。』(21節)儘管在身體位置上,眼比手高,頭比腳更高,但也不能因此而排斥其他肢體,因為眼的視野雖然廣闊,但也要配合手和腳的能力才能做事。在教會中,信徒要學習欣賞。要知道人的眼界都是有限的,遇到我們無法認同的教會發展方向或難以投入的事工,只要它與聖經教訓沒有衝突、或教會有足夠資源,就要盡量善意地為它祝福,切勿惡言相向。同樣,身體也不能只有單一功能的肢體。「假如全身是眼睛,聽覺在哪裏呢?假如全身是耳朵,嗅覺在哪裏呢?」(17節) 最微不足道的肢體,對身體來說都是重要的。在教會中信徒有不同角色,教會亦需要不同恩賜的信徒共同建立。於是,保羅作出一個小總結:「但現在上帝隨自己的意思把肢體一一安置在身體上了。」(18節)

(3) 「一」與「多」的辯證關係--肢體多是身子的一個必要條件。「假如全都是一個肢體,身體在哪裏呢?但現在肢體雖多,身體還是一個。」(19-20節) 若全身是單一器官,便不是一個健全的人,他必須要眼耳口鼻四肢五臟六腑通通具備,缺一不可。因此,「多」不是「一」的妨礙,卻是成全。同樣理由,基督的身體(教會)也是這樣。正是因為有不同性格、不同背景、不同專長的弟兄姊妹存在,教會才變得多姿多采。我聽過中世紀的清唱歌曲,很美。但聽多了又覺得太素,不及管弦樂般變化多端。同樣,我欣賞司事員在崇拜中打點許多鎖碎事務、也欣賞不同的詩班、JOY樂隊、手鈴隊、風琴師藉美麗的音樂把我們的心靈提升;教牧對聖經的教導及講解。在平日,也有教牧關心探望需要關心的弟兄姊妹;有弟兄為聖堂維修花盡心思。這都需要不同恩賜的弟兄姊妹一起努力而成的。

(4) 「一」與「多」的互補關係—軟弱的更是不可缺的。「不但如此,身上的肢體,人以為軟弱的,更是不可缺少的;身上的肢體,我們認為不體面的,越發給它加上體面;我們不雅觀的,越發裝飾得雅觀。」(22-23節) 「不但如此」在原文有「恰好相反」之意,那些軟弱的、不體面的、不雅觀的肢體不單不應受排擠,反而它們更是不可或缺、必須加以保護的。保羅沒有說那些是軟弱的、不體面的、不雅觀的肢體,也沒有說明它們的缺少如何影響整個身體。但MESSAGE BIBLE舉了一個顯淺的例:「你可能失去眼睛仍然活著,但不能失去胃」,「如果只能保留一樣:你要良好消化力?抑或要美麗的秀髮?」是的,那些軟弱的肢體,就是藏在你身體內的器官,有肌肉、脂肪、皮膚保護,它們決定你能否生存。至於不體面、不雅觀的肢體,由那句「裝飾得雅觀」令你想起需要用衣服遮掩裝飾的,也會想到一定是我們入洗手間才用得著它們的。如果它們不暢通,整個身體都會有麻煩。「但上帝配搭這身子,把加倍的體面給那有缺欠的肢體,免得身體不協調,總要肢體彼此照顧。」(24-25節)保羅要哥林多教會的信徒知道他們紛爭結黨的原因,就是他們中有知識的看不起沒有知識的,信心堅強的看不起信心軟弱的,富有的看不起貧困的。其實,想深一層,許多「有」與「沒有」都是相對的、而非絕對的。當你擁有某些較優越的恩賜,便暴露你生命中自大的弱點、或自省能力的缺乏嗎?教會(基督的身體)是一個需要肢體彼此照顧的地方。領聖餐的時候,當你和其他信徒一起站立在主的台前,你不要單單祈求上主祝福自己,你也要為站在前後左右的弟兄姊妹祈禱。

(5) 「一」與「多」的依存關係--榮辱與共,苦樂相通。「假如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假如一個肢體得光榮,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26節) 原來各肢體因同屬一個身體,大家的命運和遭遇也緊密相連。一個肢體受傷受痛苦,整個身體都不好受。但當一個肢體因美麗而被稱讚,整個人都會顯得有光彩。近年教會內也傳出信徒或神職人員失德或犯法的事,整個教會、以至基督教信仰都會蒙羞。同樣,如果信徒在社會中有好的見證,整個教會都被尊重,而基督教信仰也被推崇。反過來看,如果我們願意分擔弟兄姊妹的困難及痛苦,我們必定學會憂戚與共的情懷。如果我們願意聆聽弟兄姊妹的成功或喜樂,我們也會培養出廣闊的胸襟。

不過,分享傷痛絕不容易,哀傷的人的情緒常有忿怒及質疑,與他們同行可能需要忍受他們情緒的變化,也需要加倍的愛心。認識某教會一位滿有事奉恩賜的弟兄,因說話隨便,與事事求安穩的教會文化不符,最後不能參與事奉,便離開了教會。幾年後,聞說他跳樓自盡,以前那教會的人非常不安。有人問:是我們害了他嗎?後來知道原來他投資黃金失敗而欠下巨債。但仍有人問:如果我們仍然關心他,故事會不會改寫呢?最後,那弟兄沒有死去,但傷殘的康復路極為漫長,全賴有一基督教群體幫助他重新站起來。據說這故事已拍成勵志電影。分擔肢體的痛苦絕不容易,但很有價值。

最後,保羅在12:27-31說:因著肢體不同的恩賜,教會中便有不同的事奉職份,但他們任何一個職份都不比其他的更為優越,每一個都不能輕看其他的,也要專重對方獨特的貢獻。在禮賢會的體制中有教牧,也有長執及信徒。他們的關係不是制衡或管轄,而是配合。藉著長執及信徒做好聯絡會友、舉辦活動的行政事務,使教牧可以更專注祈禱、傳道、宣講及牧靈的工作。

借用一個兒童故事來結束。有一次麥嘜和麥兜去沙灘游水。麥兜見沙灘上有垃圾,便拾起放入垃圾桶。麥嘜問:「這沙灘係你架?」麥兜答:「唔係。」另一日,麥嘜和麥兜行經花園。麥兜見花圃中有一朵花倒下了,便彎腰把那朵花弄直起來。麥嘜問:「這花園係你架?」麥兜答:「唔係。」又有一日,麥嘜和麥兜在家中。麥兜見有一青蜒困在屋內的玻璃窗上,便立即打開窗放牠出去。麥嘜問:「這青蜒係你架?」麥兜答:「唔係。」有一日,天氣不好,麥嘜和麥兜在微雨中趕路。麥兜滑倒在雨後濕滑的路上。「哎唷!」麥嘜跑到麥兜身旁,看著麥兜受傷的大髀,一邊取出膠布,小心貼在麥兜的傷口上。麥兜多謝之餘跟著問:「這大髀係你架?」麥嘜答:「唔係。」麥嘜扶起麥兜搖著搖著走。麥嘜想,花、蜻蜓、蝸牛,還有受了傷的大髀,都不是自己的啊!但此刻,自己對花、蜻蜓、蝸牛,還有那受了傷、不屬於自己的大髀突然多了一份親切感。
 

Copyright ©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未經同意,不得轉載。